【花怜】如何让戚容爱上学习(2)

前文:1   3   4

【2】

    最后在骑虎难下的戚容不情愿的点头中,谢怜把名叫花城的少年领进了屋里。对此他还感到挺高兴。毕竟比起和戚容两看相厌,还是眼前这个来历陌生的孩子让谢怜感觉更好一些。

    不知是什么原因,谢怜明显觉得花城加入之后,戚容要乖了一些。鼻青脸肿的那位苦着一张脸,虽然看起来明显心不在焉,可也不再主动生事端来捣乱。看他好不容易安静下来,心情大好的谢怜也不再对着书本念经,努力回忆自己上高中时学习数理化的小技巧,找出一张纸在上面写出来。

    当然不是讲给快要睡着的戚容听。

    虽然明显觉察到“找戚容学习”这种话只是花城临时编造的借口,不过他真的是听得很认真。少年的腰板挺得笔直,双手交叠放在桌上,看起来倒有几分莫名的紧张。这样的孩子是怎么把他那能让人头大三圈的表弟修理得服服帖帖的?谢怜完全想象不出,只能微笑着拍拍他的肩膀叫他放松。就算做错了也没关系。

    谢怜画了几道考纲背后附赠的练习题,有数学有物理,难度不一。但眼前少年无一不迅速作答,有些算法就连谢怜之前也未曾想到过。他原本以为刚刚戚容那句“成绩很好”只是随口胡诌的话语,不过如今看来果真是这样。谢怜顿时来了教学兴趣,凭借记忆编纂了几道原来做过的模拟题,还夹带私货般地写了两道高数进去。

    没过多久花城就交还了答案,全部正确。

    这简直就可以称得上是天才了,就算优等生如谢怜也着实觉得非常震撼。眼前少年的解答清晰流畅,除了字写的难看,完全挑不出任何毛病。不过说到这里......看着卷面上歪歪扭扭好似爬行活体的字迹,谢怜觉得少年比起补习这些课业知识,还是更需要练练书法。

    这和戚容就完全就是两个极端嘛。戚容从小和他一起练书法,虽然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最终也没学出个什么样,不过比起其他人,他的字应该还是勉强能看的。这算是戚容为数不多的优点之一了。谢怜偏头望向一旁困得不断磕头的表弟,皱着眉拿纸筒敲敲他的脑袋。马上就要与周公相会的人打了个颤,瞬间被惊醒。

    “操,狗日的谢怜,你他妈干嘛?你......”

    “嗯?”

    被吵醒的戚容暴躁无比,从椅子上站起身开始破口大骂。可花城的声音刚从一旁幽幽传来,脸上淤青还位消的人瞬间噤声。

    谢怜低下头,忍住嘴边笑意,不去看眼前两人中的暗潮涌动。他不知道在哪里翻出了一本纸张已经有些开始发黄的田字格。翻过戚容歪歪扭扭的作业,谢怜打开新的一页,在最左列写下一排字迹。

    “花......”

    “哥哥叫我三郎就好,我还是比较喜欢这个名字。”

    谢怜点点头,眼前的小孩笑得眉眼弯弯一脸乖巧,难以想象这人到底是有什么雷霆手段,能把戚容治的服服帖帖。

    “那好,三郎。”无视掉一旁被这个称呼酸得快要倒牙的戚容,谢怜点头应了一声,顺便把手中的田字格递了过去,上面写着一排字,标准的柳楷,横竖撇捺全都有,看起来有点像小学生的课后练习。

    “把这个写一下。每个字在后边练上十遍。”

    “......啊?”

    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眼前少年脸上神色略显迷茫。一旁的戚容凑上前来扫了一眼,捧着肚子哈哈笑个不停。

    “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我小学就没写过这玩意了,狗花城,叫你说来学习,你他妈也有今天......”

    “别说了。”看着一旁的花城陡然阴沉下来的脸色,谢怜觉得毕竟身为表哥,自己还是应当救他一命。他拿起刚刚的纸筒,又狠狠敲了下戚容的头,把他从作死的道路上拽了下来。顺便送了一本练习题过去。

    “刚刚给你出的,一次函数,初中问题。估计三郎也就是上小学时才做一做。”

     大仇得报,在戚容一脸吞了虫子的表情里,谢怜转过头来,对一旁的花城眨了眨眼睛。


【3】

    

     “刚刚你妈妈有打电话过来,她说开学的分班考试,你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考倒数第一。”

     “嘁,关你屁事,真他妈以为当两天家教就能踩我脸上了?”

    “不听劝无所谓,反正不是我给你发零花钱。”对于戚容咬牙切齿的种种诅咒,谢怜倒也完全不恼。他拿过一旁给戚容布置的家庭作业,果不其然上面大片的空白,只有两道选择题上面写了答案。估计也是刚刚趁着自己不注意偷偷蒙上去的,选项全都不对,小谢老师毫不留情地用红笔画了两道叉上去。

    “不做作业要罚你,今天补习时间加倍。”

    “操!!!谢怜你他妈!!!”

    原本补习时间是一上午,这回看来今天下午也要耗在这里。他还约了别人打团战......戚容看起来快要气绝身亡了,咬牙切齿地把作业本夺了回来,愤愤开始演算,可怜的水笔被他蹂躏不停,在纸上划出一道道深深的痕迹。

    这黄花梨木古董桌子迟早让这小祖宗祸害坏,谢怜叹了口气,他看了看紧阖的木门,现在是九点,大概还有十五分钟......

    今天天气不好,窗外大雪纷飞下个不停。房间中只有戚容泄愤一般的粗重呼吸音,和他念念叨叨的诅咒话语。

    “狗日的谢怜我告诉你,老子不怕你,你给我等着......”

    “那你怕不怕花城?”

    ......

    那边再也没了声音,谢怜还清楚看到自己无法无天的表弟全身打了个寒噤。这可太意外了,戚容看起来就好像遭受了校园霸凌,可分明他才是每天霸凌别人的那个。

    谢怜有些想笑,自己这个表弟什么德行,他是再清楚不过,欺软怕硬嘴贱至极。那天估计也是偶然相见不知说了些什么,花城一怒之下把他给揍了。被谢怜无意撞破后,这个小霸王害怕自己惨败的事情被谢怜传出去,自己一中不败的校园神话就此终结,才编了个蹩脚的借口,硬说自己是从窗台中摔出了一身淤青。

    而且后来谢怜才得知,花城压根就不是戚容的同学,他比戚容大一届,是应届考生,开学上高三下学期。

    为了圆谎戚容又编了无数谎言,阴差阳错间,谢怜就多带了一个学生进来。不过想来这也是让谢怜坚持留在这里的唯一理由,自从三郎加入后,之前的种种烦躁顿时消散,就连给戚容讲课都变得有趣起来。谢怜心情大好,甚至能不厌其烦地变着花样给戚容讲上七八遍不等式和一次方程,即便戚容全程捂着耳朵,完全不想听。

    雪下的又大了些,凛冽朔风打在玻璃窗上,发出阵阵巨响。指针已经指向九点二十,距离大家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二十分钟。戚容明显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可谢怜却不禁有些担心。戚容家在郊区,从市里过来本来就远。谢怜是为了给这个表弟做寒假补习,特意搬到了家中在附近买的房子里。但是花城却不行,他需要每天提前两小时坐公交赶过来。因此迟到个十几分钟是常有的事情。谢怜曾经提议让他去自己那边住,家长方面他会去说。可不知道为何,这孩子一口回绝,没留下半点余地。

    于是他就只好每天公交车导地铁,四小时来回周转,大雪天天冷路滑,天气气象台都发了预警。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已经接近十点,戚容的一次方程小卷都做完了大半,依旧没有人来。谢怜感觉有些担心,不停地翻转起自己的手机,提示界面上空空荡荡,没有任何消息。

    戚容明显很是高兴,还在一旁吹起了口哨,像是忘了今天要补习一整天的事情。那边长久没有消息,谢怜感觉有点坐不住,雪天路滑,也不知道外边现在到底是个什么状况。他从桌子上起身,拿起一旁的伞,径直向门外走去。

    “诶诶诶你干嘛?”

    没搞清楚状况的戚容吓了一跳,甚至没反应过来这对他来说是个天大的喜讯。谢怜也没理他,在玄关处换鞋,准备推门出去。

    “我出去一趟,好好做你的题,千万别乱跑。”

    他转身叮嘱了两句,刚要推门出去,那扇厚厚的雕花木门突然被人从外边拽开。一个湿淋淋的身影踉跄着走进,跌在谢怜的怀里。

    是花城。

    少年换了一身便装,可却被雪水完全浇透。明显有些不合身的外套年头有些太久,袖口和肘部都有些发白。估计是洗了太多次,羽绒服内里只剩下一层薄薄的鸭绒。谢怜摸了摸,心疼得不行,心想这种外套怎么可能御寒挡风。

    估计是在外边冻得太久,花城嘴唇都有些发紫,整个人都哆嗦不停。他裤腿处发黑,半个小腿都埋在雪和泥里。

    暴雪天气公交停运,换乘的最后一站,他是走过来的。在这样的大雪天中,足足两公里地。

    谢怜心中五味杂陈,眼前少年到底是为了什么这么拼命,他就算再不懂,也能猜测到十之一二。谢怜急忙扶着冻得快要失去知觉的少年走进屋里,顺便喝止住戚容的尖叫声,不耐烦地告诉他一会儿自己会把玄关处的地拖干净。

    “要不要喝点热水?”

    谢怜找来一个毛巾,替少年擦干头发上正在滴答融化的片片雪花。又急忙跑去烧了壶水。中途还十分幸运地在壁橱中找到一套冬装。是他自己的衣服,前几日买来有点大,本想找个时间到商场去换,没想到落在了戚容家里,一拖就拖到了现在。

    ”先去洗个澡,出来后把这套换上。”谢怜把挂烫袋连着衣服一并塞到花城手里,在少年身型僵持,忙着摇头拒绝的时刻中,十分有师长威严地皱起眉:“快去,还是需要我帮你洗?”

    花城怔了怔,险些双膝一软跪倒在地。他拨浪鼓般地摇着头,飞快冲进浴室中。


    伴随着浴室中哗哗水声响起,谢怜拿着拖把将玄关周围的一片狼藉清理干净。而他的表弟正偷偷吹着口哨,前奏声刚刚响起,就被谢怜厉声喝止住。戚容难得乖乖闭嘴低头,然后趁着谢怜不注意,在卷子上画了一排笑脸上去。

    这两位不速之客,一个差点被冻死在街头,一个正在像保姆一样忙前忙后。终于大仇得报的戚容开心的不得了,心底那点隐晦的作祟欲终于得到满足。他就是有点可惜,那个狗花城怎么没干脆冻死在外,让他捡了条命回来,总觉得有点不痛快。

    心情逐渐飞扬起来的戚容甚至在卷子上多蒙上了两道选择题。低低哼起了小曲,他悄悄瞥着一旁的谢怜,看到他放下拖把,在料理台前洗了洗手,然后打开冰箱开始四处翻找起东西。某些不太妙的猜想逐渐涌上心头,戚容顿时变了脸色。

    “你你你你你你要干嘛?”

    “做点饭啊,这么冷的天,家政也不会来吧。”谢怜转头看着一脸惊恐的戚容,不懂不就是做个饭,他为什么这么大惊小怪。“正好我昨天学了点新菜式,借你厨房一用。”

    “不——!!!”在谢怜切菜的声音中,戚容的惨叫声再次响起。


    “发生什么事了?”

    花城刚换好衣服从浴室中出来时,外边一片烟熏火燎,厨房中的烟雾警报器滴滴响起。他心底陡然一惊,谢怜的名字在嘴边转了一圈,下意识间就要喊出来。然而他再熟悉不过的,杀猪般的喊叫声先一步传至耳畔。

    是戚容。

    “别,别,别,你别过来——”戚容都快哭了,看着对面逐渐逼近笑容满面的谢怜,一步一后退的人都快被逼到了墙角里。“有话好说,有话好说,表哥,表哥......”

    “不就是吃个饭嘛?你那么紧张干嘛?”谢怜不解,把手中拿着的一盆黑色糊状物向前递了递,凑到戚容的眼前。“我做了很多,随便吃,不要客气。”

    戚容面色苍白嘴唇发紫,看起来好像下一秒就要晕厥过去。谢怜搞不懂他这算是什么反应,听到身后方有声音传来,他不再和戚容较劲,转过头来,正面迎上花城的眼睛。

    “哥哥?”

    洗过澡的少年面色逐渐恢复如常,全身上下散发出温暖的气息。那身谢怜穿着有些偏大的衣服对于他来说却是正好。裁剪得体的高级服饰紧贴少年的挺拔身型,映出他眉眼间的几分贵气。谢怜站在那里呆愣了许久——“这可真不错”,他心底不断重复着这样的声音。

    “啊......那个,我做了饭,三郎一起来吃吧?”

    刚刚的锅糊了底,暂时是不能用了。不过好在谢怜提前把食物抢救了出来——就是盆中的这团黑色糊状物。他先给花城盛了一碗,看着少年拿着汤勺挖了一勺放到嘴里。谢怜其实有点忐忑,还是昨天从电视里学的新配方,他稍稍改动了一下,也不知道味道如何。

    “怎......怎么样?”谢怜满脸期待。

    “哥哥做的当然好吃。”少年点点头,面色如常地用汤勺把碗中剩下的吃干净。“不过稍稍有点浓,下次可以再淡一点,还可以再吃一碗吗?”

    ”当然当然!“谢怜小鸡啄米般地点点头,记下新配方第一位食客的宝贵建议。他忙不迭拿起汤勺,又给花城盛了一碗。

    “你不尝尝吗?三郎说很好吃的。”谢怜后退几步,把趁机想要逃跑的戚容抓了回来。“别总想着跑,小孩子要好好吃饭。”

    “我操,你比我也没大几岁啊......不是,不是,我不饿。”快要吓哭了的戚容说话已经抓不住重点。“表哥,我真的不饿。”

    “那也先尝一点,垫垫胃。”谢怜笑眯眯,拿着汤勺盛了一点,近乎可以算是强行塞进了戚容的嘴里。

    然后他就眼睁睁看着自家表弟的脸变成猪肝色,嘴中发出阵阵意味不明的声音,然后直挺挺地向后倒去。


-TBC-

15 Jul 2018
 
评论(3)
 
热度(155)
© 八梨卖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