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怜】如何让戚容爱上学习(4)

前文:1  2  3

【5】

    “概率这几道题做的都不对,回去重写。”

    “我靠,你他妈有完没完?!”

    “哦——”

    “诶诶诶!别!表哥!哥!求您别——”

    戚容哭嚎着死死抱住正转身欲离开的人,指天指地绝从现在开始绝对五讲四美认真做题。戚容上次月考进步了两名,他妈妈高兴的不行,决定长期聘请谢怜来做家教。

    谢小少爷自然不缺钱,为了让他点头,这位出手阔绰的舅妈一咬牙一狠心,为了自己儿子的成绩,干脆把自家公司在仙京分部的一个重要项目全权交给谢怜处理。

    舅妈还找了他的父母做了不少工作,到最后谢怜还是点头答应了,条件是他可能要再找一个小朋友一起来,舅妈自然不会在意这点事情,不顾戚容的强烈反对,她答应的十分痛快,还破天荒地把戚容接下来半年的生活费全部提前打给了谢怜,由他分发,奖惩机制任由谢怜决定。

    戚容快疯了,可是他也没什么别的办法。谢怜平时要上课,只有周日有时间来这里。而这样的周日简直就是戚容的噩梦。起初两次他还有点不为五斗米折腰的志气,在看谢怜不顺眼的时候会出声呛他几句。然而到之后,戚容终于快要弹尽粮绝的时候,他也只能硬着头皮答应眼前人的种种要求,近乎崩溃地在练习册上做出一道又一道让人头秃的练习题。

    在第不知道多少次重复上述对话后,谢怜再一次坐回了椅子上,他偏过头,看了看一旁低着头小声嘟哝的戚容,突然开始想念起花城来。和戚容这一次又一次的拉锯战已经快要耗光了他的耐心,然而花城在的时候,一切都会轻松很多。戚容早就怕极了花城,只要他在眼前,无论是大声叭叭还是小声逼逼这人都不敢做......谢怜看着戚容的一脸愁容,突然想起之前让花城临摹字帖时,他也是差不多的神情。

     实在没忍住,谢怜笑出了声。戚容转过头来,一脸惊愕地看着正对空气发傻的表哥,心想这人果然是乱七八糟的饭做了太多,终于吃坏了脑子。

    “不要总转头看我,做完了吗你?”

    谢怜背后灵一般的声音幽幽传来,戚容吓了一跳,手中不自觉开始乱画的笔都掉到了地面上。他回过头来,实在没忍住,恨恨开口:

    “看你那傻样,不就是今天狗花城没来吗?还他妈拿我撒气。”

     话音刚落,戚容转眼间突然想起,如今他这个讨厌的表哥手握财政大权,绝对不能惹。戚容顿时冷汗涔涔,脸色变得煞白。

     “如果你能有三郎十分之一听话,那我也会很高兴。”

     谢怜的声音美滋滋,话音刚落他自己突然反应过来,这大概就是最最让人讨厌的“别人家孩子”语句。果不其然,戚容气得直磨牙:

    “他听话,他他妈哪里听话?前两天月考有人告发他抄袭,被老师当场抓了。我这次都没抄!他妈的狗花城能不能继续读都不一定,还听话?我呸......诶你你你你怎么了?”

    谢怜瞬间站起身来,脸色一片惨白。


    不,不应该是这样的。

    不顾戚容在背后的呼喊声,谢怜踉跄着推开别墅大门跑了出来。星期日一中高三上半天课,算算时间现在应该还没有放学。应该还来得及......如果花城还没有离开学校的话。

    出租车一辆都没有打到,脑海中一片空白的时刻里,谢怜只能凭借记忆向学校的方向踉跄前行。他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不可能,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地方搞错了。前几天他们刚讨论过这次月考的问题。京大在一中的自招名额需要学生主动申报选拔,一般来说选拔标准就是报名后的第一次月考排名。花城向来不是个讨喜的学生,真要报考自招,老师也很可能会从中使绊。要让所有人都对此无话可说,最重要的第一步就是在月考中考出个好成绩。

    这对他来说绝非难事,无非是想或者不想的问题。谢怜知道,花城答应了自己的事情就一定会尽全力做到最好,这中间一定是有哪里搞错了。谢怜想,事情一定不是这样。

    他跑了足足有五站地,才终于招手打到了第一辆出租车,好不容易折腾到目的地时,第四节课下课的钟声刚刚响起。

    从校门口到高三楼的那段路他一路飞奔,终于跑到五楼的时候,他一颗心脏已经快要从喉咙口跳了出去。周围全都是三两成群准备放学回家的学生,惊愕看着优秀校友栏中挂了一整年的学长本尊在楼道内表演百米冲刺。谢怜走到花城的班级前,空荡荡的教室内只剩下两三个学生。

    一瞬间,他心脏差点骤停。

    “三......不是,花城今天有来上课吗?”

    谢怜走进教室中,随便抓住一个正在收拾书包的学生。眼前不速之客突然的发问明显让这位同学愣了一下,他点点头又摇摇头。

    “没,他没上课,不过应该来了吧......”

    “你知道他在哪里?!”

    焦急和欣喜的情绪混杂在一起,情急之下谢怜早就快忘了那一套对待陌生人的礼貌用语。不明真相的同学被眼前人的样子吓了一跳,指了指头顶的天花板。

    “他应该在天台上,刚刚我好像看到他往那边走了,原来也看到他总往那边去,去天台的话要从左......诶?人呢?!”

    学长道了谢,然后飞奔离去。


    谢怜当然知道天台在哪里,在他还上高中的时候,偶尔也会趁着自习课老师不在,偷偷蹿到上面来。从左侧楼梯走,向上拐三折,推开半人高的小窗,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花城的身影。

    他正低着头,不知道在涂画些什么,听到身后的窸窣响声后转过头来。谢怜正熟练地推窗迈进。四目相对的时刻中,谢怜有看到对方眼神中的片刻躲闪。

    此时此地绝不该出现的人,就这样硬生生闯入他的秘密基地里。花城目光微闪,谢怜应该是已经听说什么了。他不知道谢怜会不会信,然而逐渐从心头上泛的酸涩情绪却先一步快要将他淹没。

    “别怕,没事的。”大脑一片空白的时刻里,手足无措的谢怜想不出什么其他的安慰话语,只能向前两步行,从背后拥住眼前少年。

    “我相信你。”

    谢怜拼了命般地紧紧锢住花城,把他那点微不觉察的颤抖揽入怀中。这两日间所有的挣扎,愤怒,屈辱,担忧......一切的一切像是要把他拖入无尽泥沼的冤屈,终于在这个正午时分的天台中彻底走向终结。

    天台上有风吹来,吹散了花城原本低头正在涂画的那个本子,一时间无数纸张散了花般在谢怜眼前飞扬起。有他原来在戚容家中随手写数学题用的白纸;有他给花城留临摹作业时用的有些泛黄的田字格;然而更多更多的,则是无数张素描用纸,每一张上面画的都是他,在草坪上的相遇;下雪天递向他的衣,无数个白日夜晚中,两人窝在一起补习的身影。

    而最后一张还没有完成的,刚刚被他的到来所打断的那张。是在更久更久的以前,刚刚高考完的自己于回校的优秀毕业生演讲中,在开始三十分钟后,面对突然跌跌撞撞闯进的高一小孩踉跄跌倒的身影,于满屋的哄堂大笑中,向他伸出的一只手。

    “站起来,没关系的。”他记得当时的自己这样说。

     于花城转身紧紧拥住自己的时刻中,相隔三年的重逢时刻中,谢怜再次开口。

    “我等你来。”


【6】

    “好的......我会尽力,没事没事,应该的,舅妈您也别太着急。”

    花城买完咖啡回来的时候,谢怜刚刚挂断电话,正对着电脑荧屏一脸发愁。

    “怎么了?”

    花城拉开椅子,坐到谢怜身侧,一边咬着吸管一边凑过去看他的电脑屏幕。上面是今年仙京市各高校的招录计划,谢怜拿起电容笔,又在上面划掉了一所。

    “戚容今年高考砸了,他妈妈要我帮他选个学校出来......他考了二百分,就这么点学校,每所还要选六个专业。”谢怜苦着一张脸,凑到花城面前尝了一口他的咖啡。“呸呸呸,这什么啊,好烫——”

    猫舌头的那位半张着嘴小口呼气,乖顺无比地任由身旁男友拿着纸巾擦去自己嘴角的咖啡渍。并在要柠檬茶还是星冰乐的问句中选择了后者。

    男友小学弟转身去给他买星冰乐了,谢怜回过头,继续和电脑屏幕上一众闻所未闻的学校大眼对小眼。戚容妈妈的要求是不能出仙京,最好离家近,最好学金融或者管理——她到现在还没放弃让儿子以后继承公司的计划。

    其实谢怜觉得,比起在高考上较劲,砸钱送他出国应该更可行。不过转念一想他这个倒霉表弟那接近个位数的英语成绩,还是摇了摇头,重新将视线转向电脑屏。

    “管他干嘛,废物一个。”

    “也别这么说呀。”谢怜笑笑,拿笔在屏幕上画了个圈,列入备选名单中,顺便伸出一只手,等着花城递过来属于自己的星冰乐。“戚容已经进步很多了......我的饮料呢?”

    久久没等到的人别过头,看到自己的饮料正在花城的手中,被派去点单的人自己先尝了一口。

    饮料被偷喝的人试图去抢自己的星冰乐,花城灵巧闪身笑嘻嘻躲过,然后趁着谢怜不注意把吸管塞到他口中。

    冰冰凉,是甜的。

    不再理会身旁人的幼稚行径,谢怜低头啜饮星冰乐,脸颊一鼓一鼓,像只正在偷吃的小仓鼠。花城凑上前来,又扫了一眼屏幕。两人原本于今天定好的约会计划全都跑了汤,现在只能坐在咖啡馆里给戚容报考。花城明显很是不满意。

    “他自己干嘛不弄?还不是废物一个。”

    谢怜哪儿能看不出他这点小心思,也不知道要不要开口纠正下,如今每天他们至少有二十个小时都腻在一起,就算从其中分出一点点来给戚容......

    好吧,谢怜也非常不愿意。

    作为高考只报了一所学校一个专业的上任状元,花城显然很不能理解广大在分数线边缘挣扎的高考学子在填报志愿上所做的种种努力。不过戚容倒也不属于广大学子,他压根就没有过任何一所学校的分数线,说句实话,谢怜自己也觉得这是在白做功。

    “总觉得我好失败......”

    谢怜扶额叹气,想来怎么说他之前也给戚容补课了那么久,虽然的确是两看两生厌,不过扪心自问,谢怜还是觉得自己努力过。

    然而结果却不是这样说的。

   “怎么会?”花城不禁挑眉,悄悄握住身旁澡已功成身退的小谢老师被冷饮镇得冰凉的手。“我也是哥哥的学生。”

    好吧,这倒也是。愁眉苦脸了一下午的谢怜终于展颜笑起,将身旁得意门生的手指一一扣紧,攥握住他一片温热的手掌心。

    他最终也没能让戚容爱上学习,可有人却爱上了自己。


-FIN-


 @沐沐沐沐木须肉 =3=

15 Jul 2018
 
评论(9)
 
热度(154)
© 八梨卖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