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怜]星落恒久成诗 (R)

呜呜呜呜呜呜我表演一个瞬间爆哭,是沐老师的abo!!!呜呜呜呜呜呜这好棒啊又甜又炫😭我看到花怜的abo了我的梨生圆满了!!!!!!!
顺便上海卷这个题目真给呀!!!!

沐沐沐沐木须肉:

#盲狙2018上海高考作文题 @橘芮_梨梨!!我我我交卷啦!!


#零分示范  


#伪机甲  真开屮  开心就好


 


       生活中,人们不仅关注自身的需要,也时常渴望被他人需要,以体现自己的价值。这种“被需要”的心态普遍存在,对此你有怎样的认识?请写一篇文章,谈谈你的思考。


 


星落恒久成诗


 


 


被pb气成河豚 麻烦各位全文走链接 点进去先按一下Proceed


 


      


 


 


005


……


…………


 


        “……三郎……”陷入昏睡的人抽抽鼻子,很快在新雪般冷冽的信息素包围下安稳睡去。 


 


       花城舔了舔他后颈的咬伤,伤口正往外丝丝缕缕渗着甘甜清冽的气味,有点像隆冬时节的一裹桂花糕,又或者炎炎盛夏新冰好的樱桃。


 


       他本意是找来药让谢怜吃下再睡,不料谢怜死死扒住他不撒手,花城只好无奈地搂着他偎进被褥里,捏捏爱人的鼻尖:“好歹换张床单啊,算了,躺在我身上睡吧。”


       谢怜树袋熊似的趴在他身上,呼吸悠长平缓,香甜得似乎正在做什么美梦。


 


       “哥哥就这么放心我呀?”他捏捏谢怜耳垂,轻声道。


       睡着的人当然没法回答,花城便自己跟自己找乐子:“也对,三狼这么喜欢哥哥,当然不能让哥哥担心。”


       “三郎会很快想起来的,”花城摸摸谢怜颈部的一道疤,细长一条,不仔细看发现不了,他摩挲着这条伤痕,心想无论曾经发生过什么,至少现在是安稳的。


 


 


       花城脑子里突然冒出些片段,零星画面中,图纸扔得满地都是,漫漫星空下自己翘着脚和什么人讲视讯电话,面上平静而满足。


       他看见自己背对炮火,和视讯那头的人说三郎很快就回家。


 


       我记不清这些年发生过什么,但是我无比庆幸我们还在一起。


       我是如此爱你,视若信仰那样。


 


 


       ——你和他无惧风雨,自烟尘弥漫走来,行过朝朝暮暮,你看那山水,尽在他眼眸。


 


end


 


 


 


 

09 Jun 2018
 
评论
 
热度(633)
© 八梨卖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