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钢】灯火

灯火

(主接FA结局,两年后,爱德旅行结束前。

    部分梗来源03,有原创人物(和CP无大关联)

    没什么剧情,大多数都是回忆向,所有的OOC都属于我,他们是无辜的...

    

【1】

    温莉刚接到爱德的电话时她还在尼布拉斯,受加菲尔先生所托来给他的一个老主顾换机械铠。客人是一个不过七八岁年纪的小女孩,因交通事故失去了左腿。在刚接到女孩家人的邀请准备一同前去当地的节日庆典之时,爱德的电话恰时赶来。

       “喂温莉,你小子想死吗——!”

       刚刚接起听筒那段就传来那人十几年如一日的怒吼,他的声音很大,可比起单纯的发怒来说更准确的说法是只想用分贝来单纯震慑电话这段的人。温莉耳畔被突如其来的噪音震得轰轰作响,为了自己的耳膜考虑她有意无意的把听筒拿远,之后传来的是一串叽里呱啦的语句,总之就是控告她为什么离开拉修瓦尔不提前告诉他一声,害他废了好大的力气才联系到自己。

       真是的..

    女孩的母亲在身旁用口型问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温莉也只是笑着摇摇头,妇人和她的丈夫面面相觑,庆典马上就要开始了,在和温莉打过招呼后,最后他们还是决定先行离去。

    “那么…爱德华先生,请问你这次又是在哪里弄坏了我的机械铠呢?”

    在女孩的父母离去后,温莉开始继续处理听筒里的事宜,凭借对对方的了解,温莉已然能脑补出一片自己制作的机械铠被祸害的支离破碎的场景。

    冷不丁的问话突然传来,让听筒另一端的爱德也不免愣了一下,她的声音压得很低,就算两人之间相隔千里,听筒那段传来的低气压也让爱德觉得自己身旁开始出现了阵阵冷风。

   “你怎么知…”

   “我怎么会知道!除了把机械铠弄坏,你还会这么着急联系我吗?!”

    哼,她怎么会不知道。接过他话头的是她无处发泄的怒火。怒吼声陡然响起,原本在屋内独自玩耍的小女孩也不免探出头来,问这位机械师大姐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温莉对她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示意她没什么事。小女孩有些半信半疑, 但还是钻回了自己的房间里,没有再过问太多。

    “啊…不是的...你误会了!”  

  电话那端的人突然意识到温莉好像会错意了一些事情,开始拼命的解释以防下一场战争的来临。他说自己打电话来是想告诉她一声自己马上就要回里森堡了,发现她不在家后便一路追查到了这里。有些担心所以才很着急。

    恩...总之,还是希望温莉小姐能够快点回去。

    真的?

 温莉对他说的话有些半信半疑,不过对方因害怕自己生气而口无遮拦的甜言蜜语也算是好听,她的怒火也渐渐平息了下来,说话的语气也开始变得温柔和气。

    不过,这并不代表她能无视机械铠的问题。

   “知道了,我会尽快回去。”她顿了顿,之后不出意外的听到电话那端的爱德长吁了一口气。

  “但是...你的腿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阵沉默后,对面传来了一阵略带敷衍的笑声,之后是一连串顾左右而言他的话题,爱德匆匆结束了这段对话,一句“里森堡见”后就匆忙将线路切断。等温莉打算再次开口发问的时候,她这边早已经只剩下阵阵忙音。

   ……


【2】    


  温莉来到尼布拉斯的的时候正值初冬,属于亚美斯特利斯全境的冬日已经来临,但在这个位于南方的小镇中却能依旧感受到属于秋的余温。此时正值当地羊毛采摘的节日,从车站一路走来,时不时就能看到牧羊人领着成群结队的羊从她的身边经过。它们拖着长音极不情愿的缓慢前行,撅着前蹄或在草地上留下泥泞蜿蜒的痕迹,或在土坡上留下漫天飞扬的飞沙尘土。羊粪味夹杂上秋末的泥土味道,随风飘来的枯枝败叶混着羊群走过形成的小沙暴,配上这种小村庄独有的那种泥泞潮湿的气息,足以让初来乍到的人们没行走几步就被刺激的眼泪四溅,喷嚏连连。

 温莉是从拉修瓦尔直接前来这里的,原本只是去参加于机械铠圣地一年一度举办的机械博览会,谁知临走之前却突然被加菲尼先生拉去出差。原本只需两三日就能完成的短暂旅行从而被延长,几经辗转后她终于来到了这里。

  突如其来的出差任务总是能让人感觉焦躁不已,可是当从火车上走下时,小镇里扑面而来的气息却让她感到久违的舒适与安心。这个地方距离里森堡并不算太远,同样盛产羊毛的小镇总能让她想起百里之外已许久未归的故乡。

    以农立业的小镇平时少有外乡人来到,月台上也是人迹罕至一片凄清。一下火车,按照加菲尼先生的指示,她就很快找到了前来接站的人。

  妇人是这次小顾客的姑母,在路上一直热情无比的和她谈东谈西。一路走下来,对于对方还依旧所知甚少,而由妇人提出的围绕温莉展开的多数话题使得她自己的事情倒是迫不得已的交代了许多。老妇人知道了她曾经在加菲尼那里工作过很久,家在里森堡,如今和奶奶生活在一起。

  “如果温莉小姐不介意的话,在给伊莎修理完毕之后和我们一起吃晚餐吧,恰好我的儿子乔伊今天也回来了,你们年轻人之间应该会有很多共同话题吧。”

   “欸?”

 第一刻捕捉到的是顾客的名字,伊莎的话应该是一个女孩子。至于妇人之后的话语…温莉意识到有什么隐晦而又奇怪的话题就此展开,一时语塞不知应如何回应。抬起头来正好与对方的视线交汇,妇人看向自己的眼神里满是温和的笑意。

    “谢谢您,不过…很抱歉,我晚上还有些别的事情。”

    能感受到对方的期待,不过想不到什么别的理由,温莉只能用这样笨拙的方式委婉拒绝。

   “这样啊…”

    妇人没有再强求,微笑着摇了摇头,继续带领温莉向家的方向走去。

 

【3】

    并没有多久她们就到达了目的地, 温莉第一次见到伊莎也就是在此时。刚刚走进房门就看到有小小的身影从二楼啪嗒啪嗒的跑了下来,不合适的机械铠配上过快的移动速度让她在下最后两节楼梯时脚底一滑滚落在地。“咚”的一声闷响让温莉脚下的木质地板都为之一震。这一幕可把刚刚进屋的二人吓得不轻。妇人急忙跑到小女孩的面前,俯下身去想要扶她一把。女孩却率先一步爬起身来,笑嘻嘻的看着自己的姑母和新来的客人,脸上完全没有那种因疼痛而显现出的恼意。

    “欸?换了一个新姐姐吗?”

    妇人并未说什么,女孩就早已心神领会温莉的来意。而其后讨论的重点就由“介绍温莉”迅速转移到“加菲尼先生并不是’姐姐’”上。妇人严肃的纠正,伊莎也反驳的认真。毕竟在她看来,加菲尼先生对于这个称呼并不讨厌。温莉在一旁看着她们,脸上有着藏不住的笑意。

 短短的辫子,圆圆的苹果脸,笑起来时牙齿都见了太阳,身高看起来也不过刚刚到自己胸口。从机械铠的尺寸上来看,她早已料到伊莎是一个小孩子。可实际年龄可能比她之前所想的还要再小上一些。

  等到伊莎坐在沙发上乖乖接受检查的时候,温莉才开始第一次仔细端详她的机械铠。加菲尼先生的手艺足够精湛自是不容她质疑,但由于保养不到位和长期缺乏维修,也出现了许多问题。固定的机械铠跟不上伊莎长高的速度,使得如今的她走起路来显得有点跛。因为这样,刚刚在楼梯口她才会摔倒吧。

    已经制作好的机械铠更换起来并不困难,只需要简单的拆装就可完成。温莉迅速的将旧腿拆卸下,再把新的安装上去。她尽量加快操作速度已来减少伊莎的疼痛,但神经末梢连接时瞬间的痛楚却无论如何也无法避免,温莉清楚的看见伊莎原本红润的小脸一瞬间变得毫无血色,连嘴唇都开始微微泛白。

    但自始至终她都一声未哼,直到连接结束许久之后,伊莎才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气,她的呼吸急促,喉中时不时发出破碎的嗡鸣。

    “还好吗…”

    温莉忍不住去询问伊莎的状况,而回应她的则是女孩逐渐恢复血色的面容和依旧元气的笑。

    但不知为何,这一次女孩的笑容却并没有让温莉感到多么开心。    


    本打算在给伊莎修理完后就返回里森堡,但在妇人的盛情相邀下她还是决定在这里修整一天后再返行。女孩对于这位新来的技师姐姐很是喜欢,而温莉也对这个小顾客颇有好感。短短半天时间里两人就已经熟络无比,相处的俨然如感情深厚的姐妹一般。

    在伊莎被邻居家的小孩邀请去玩耍后,温莉和她的姑母又交谈了一会儿,聊天的话题大多围绕着伊莎展开,从她的复建过程一路谈到机械铠的日常保养方法。小女孩因交通事故而失去左腿,那时她才不过七岁。最无忧无虑的童年时光全部在疼痛难忍的复建过程中度过。

    温莉明白,作为一名专业的机械铠技师,她应该有的是足够精湛的技术,而并非对顾客过多的同情与关心。但看到眼前的这个女孩,她却做不到摒弃这些。断腿的痛苦,漫长的复健,时不时的更换机械铠,每一次连接神经的瞬间。她一时有些想不通上天为何要让这么一个不过七八岁的小女孩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承受这一切。

    毕竟她一直以为,在爱德之后,就再也不会有这么小的顾客了。


【4】

    

  一切都回到原点,时间回到所有故事开始的那一天,明明白日里还是晴空万里的好天气,日落时分却突然出现了朵朵乌云,夕阳将余晖撒入云霾中透出霞光万里,似火烧一般的红色将整个村庄笼罩其中。刚刚放学的温莉一人孤独的走在回家的小路上。身旁的行人纷纷抬头看向天空,对着这样的奇景啧啧称叹,温莉也学着他们的样子仰起头来,可不知为何,年幼的她能感觉到的只有莫名的恐惧。

 如血一般的红色晃得她睁不开眼,壮丽的景致莫名多了几分奇诡的感觉。有乌鸦从她身侧略过,扑棱着翅膀飞到古树的枯枝上,发出阵阵呕哑刺耳的叫声。温莉的心里顿时开始发毛。她匆忙的低下头来,小步快速向家的方向跑去,途经艾尔利克家的时候她忍不住向那里瞥了一眼,爱德和阿尔今天都没来上课,也不知是什么原因。温莉本来想去问一问,不过不知是什么原因,心中的另一个声音不停的叫着让她远离那里。

   她一整天都没有见到艾尔利克兄弟,当然,很多天以来他们就一直神出鬼没,就算上下学的路上也总是快步走在温莉前面,鬼鬼祟祟的不知在商量什么事情。第六感告诉她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就算回到家后也依旧不知缘由的感到胆战心惊。晚饭时餐桌上少了另外两个人的身影,即使毕那可奶奶做的是她喜欢吃的炖菜也让温莉感觉毫无食欲。饭菜的香气中有着几分淡淡的奶香,不知为何却突然勾起了温莉对那兄弟二人的回忆——当然,说是回忆并不甚准确,因为毕竟此时的他们还从未曾经历分离,还是不过百尺之遥就能相见的亲密无隙。小女孩一边喝着汤一边浑浑噩噩的想着要不要一会去看看他们两个。可就在此时,门外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她向后望了一眼,突然惊觉天空早已变得漆黑一片,遥远而又无尽的夜模糊了她的全部视线,之后的记忆也开始断了片。

 

 一切再衔接起时又是红光满天,被烈火吞噬的夜取代了云霞满天的黄昏。不知从何处吹来的猎猎冷风将少年的披风扬起。同样夺目的红衔着不远处的滔天烈焰一路燃烧进女孩的心间。火光灼烧着微微发痛的双眼,天空无云,却不知何处有雨模糊了视线。再回过神来时第一眼视线与爱德投向自己的关切目光所交汇。

    “ 你哭什么呀。”

 四目相对下,温莉却无了言。明明有那么多可以叮嘱的话语,可在此时却被心头涌上的种种情绪搅的七零八落。她低下头去试图规避对方投来的视线。而无意间又看到爱德用力将手中的怀表握紧。

 前路艰险,而在此时他们必须狠下心来与过去告别,一路前行永不回头,从此留给故人的只剩前进的背影以及一个“一定会恢复身体”的诺言。这场亦或是历险亦或是赎罪的旅程,就这样以兄弟两人走向远方的背影作为了开篇。那是一场故事的开端,但也是一段回忆的终点。温莉抬头向他们远去的方向望去,与过去一样矮小的身形,走出的却是从未有过的沉重步履。真理对于他们的惩罚本应让兄弟二人一个魂飞魄散从此离开人世,一个身形残缺终生凄惶度日,少年天才炼金术师的故事就此从世间湮灭。

 但却并没有这样,虽然现在两人依旧可以说是狼狈不堪,可依旧可以凭借自己的力量去追求想要的未来。而在这其中,把阿尔的灵魂固定在铠甲之上靠的是兄弟二人之间的血缘羁绊,而让爱德重新站立起来的机械铠,靠的则是温莉她不输任何人的信念,以及对于过去的全部思念。


    毕竟机械铠这种东西,就是靠着对那人的思念而做出来的,他身体的一部分啊。


【5】

   处理完爱德的事情后已经到了晚上七点,去追赶妇人一家一起参加庆典自然是不可能,于是温莉就和小女孩在家中等着他们回来。

   女孩自是无比开心,可温莉却多少有些心神不定,在玩扑克牌的时候也是屡败屡战。这让温莉感觉有些气馁,本就不擅长这种游戏的她在此时根本没有办法静下心来去思考下一步应该如何出牌。刚刚在电话里爱德的话语在她耳畔不停地萦绕回响——听说他快要回家了?刚刚在电话中忘了问到底是哪一天。

    细细想来,距离他们上次相见,也过了有将近两年的时间。

   两年的时间不长也不短,但比起寻找身体之时漫长而又无边的守望,这两年的时光可以算是走的飞快,也在不知不觉之中走到了终点。

   话说…也不知道他的腿到底怎么样了,还有心情在电话里和自己大呼小叫,想来还没有太大问题——最起码还没有影响行走吧。

   她一边浑浑噩噩的想着这些事情,一边抓起手里的牌乱出一气。一开始就把底牌全部亮给对方,就算是输了局自己也依旧在无意识下强行进行游戏。伊莎一开始只是愣愣的看着她,之后也不知是女孩自身的聪慧使然,还是温莉下意识中的表情出卖了她自己。伊莎把手中的牌放下,三两步爬到温莉身边悄悄地问她话,稚嫩童音中有着几分略带促狭意味的好奇。

  “温莉姐姐,刚刚给你打电话的人,是你的恋人吗?”

  ……“欸?”

 突然开始的话题让温莉有些猝不及防,一开始有些不知应如何回应她。如果是在两年前,她一定会不管一切矢口否认。也许是多年以来自己和艾尔利克兄弟实在是太过亲密无隙,同样的问题之前也有很多人问过自己。“自己怎么会喜欢那种人。”“只是普通的青梅竹马关系。”这样的话语她早已经倒背如流熟稔于心。就在刚刚伊莎跑来这样问自己时,下意识中温莉也想去重复以上的回答。

  “为什么会这样认为呢?”

  “因为虽然姐姐刚刚打电话的时候感觉很生气,不过回来之后一直都是在笑啊。”

  是这样…吗…?

  看不出有什么关联的问与答,却让温莉顿时说不出话。

  毕竟有些承诺与答案,早在两年前,亦或是更早的时候,她就已经得到了。

  

  “恩,对呀。”

  对于伊莎的问话,温莉这样回答。


 闭上眼回想起的还是那一天,她送西行的爱德前往车站。在临别的前一刻,却突然收到了对方的告白或是求婚。有时想来真的不算是很美好的回忆,他那所谓的等价交换原则,无论怎么想温莉都觉得有些蠢兮兮。而比起浪漫温柔的告白,临行前他对自己说的那些话语更像是一种宣言而已。不过她知道,就算情况再糟糕几百倍,只要是属于他传达给自己的心意,她都会毫不犹豫的全部收下,并毫不犹疑的给上属于自己的回答。毕那些是温莉曾经觉得自己永远也听不到的话。在那些充斥着战争,阴谋与仇恨的日子里,一切期盼都是奢望。

  之后的日子里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改变,电话中依旧是一场场鸡飞狗跳的对话。不过总有些情愫从中生根发芽暗自生长,等到他们都回家的时候,就会开花结果了吧。

  

【6】

    出乎意料的得到了肯定答案,伊莎顿时来了兴致,开始和温莉聊起了那个传说中的“他”。言语中满是小女孩的憧憬与幻想。温莉也不忍心去破坏她的美好梦境,只好在一旁频频应声附和。金发金眸,史上最年轻的国家炼金术师,脾气很凶但有时也会让人意外的感觉很温柔,是温莉的青梅竹马,他们从小一起长大。这些关键词串联起来与少女的粉红色幻想连接在一起。到后来,钢之炼金术师先生于这位素未谋面的小女孩心中俨然已经是一位英俊,高大,英勇的金发贵公子。

      啊,简直就像是王子一样,堪称少女心中的完美伴侣。

     “啊,爱德华先生,真的想早点早点早点见到他。”有着这样的完美恋人,温莉在伊莎心中也顿时梦幻的如同公主一般。“啊,真的好羡慕好羡慕啊。”

     温莉只能在一旁强忍住笑安慰少女,告诉她总有一天她一定会找到更好的。

    小女孩的话当然只能当做戏言来听,但温莉却不免的开始想到其他的事情,比如某位史上最年轻的国家炼金术师先生,在众多少女的心中也必定是这样完美如天神的存在吧。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女孩子在想象之中爱上他。当然,也只是在想象之中而已了。虽然这样说来可能有些伤人,不过温莉真的不认为,那些充满梦幻气息的少女幻想,在见到真人之时还不会破碎崩塌。

  对于某位炼金术师先生,她可以加上众多的标签。“特别矮”(即使现在已经不是了),“从小就喜欢欺负自己”,“经常弄坏自己做的机械铠”,“粗鲁、不温柔又不坦率”,“总是很狂躁,看起来也凶巴巴。”

     还真是糟糕极了,温莉觉得不能把真相告诉伊莎,绝不。


    两人就这样不知不觉中边聊边玩到了九点多。属于小孩子的规律作息让伊莎已经开始打起了哈欠。温莉哄劝她快去睡觉,但没想到原本乖巧听话的女孩却突然开始执拗的摇起头来,她向房间对面储藏室的方向走去,开始劈里啪啦的翻起东西来。本以为她是要找什么喜爱的玩偶或是抱枕,可没想到的是最终女孩拿出的却是一盏已经积了一层厚厚灰尘的手提灯。虽然看起来已经许久没有用过了,但是小心的拨弄还能发出一闪一闪的亮光。女孩雀跃的把战利品展示给大姐姐看。一时间温莉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到底要干什么。直到对方说了这样的话。

   

     “大姐姐,天这么黑,我们来给妈妈他们点灯吧。”

 说完伊莎就向阳台的方向跑去,温莉也急忙跟上她,向远处望去,属于庆典的篝火已经熄灭。没有星和光的夜里,四周漆黑一片。可没过多久,就能看到有灯火在一闪一闪的放出微弱的光,火光虽小,却也足以照亮一方。恍惚间温莉好像听到了女孩欣喜的呼声,抬起头来向远处一看,果然有几个身影正在灯光的指引下向此处走来。

    是女孩的母亲一行,在晚会结束后于此时归家。伊莎兴奋的把灯递给温莉,自己啪嗒啪嗒的跑下楼去准备迎接他们。

    低头看看女孩塞在自己手上的灯,一时间温莉突然有些恍然。


  时间好像回溯到了很久很久以前,尚且年幼的她就曾经看到特丽莎阿姨这样做过。在爱德他们疯闹了一天后,于天刚刚变黑的时候,就能看到家的方向传来微弱的灯火。而在那簇火光熄灭之后,在洛克贝尔宅二楼的阳台上,她也曾执起一盏灯,尝试着去指引那兄弟二人回家的路吧。

    再转过头来时妇人一行三人已经上了楼,妇人的长子怀中抱着已经熟睡的伊莎。三人笑着向温莉道谢,感谢她陪伴了女孩一个晚上。温莉只是笑着摇头,表示这并不劳烦辛苦,毕竟这一晚上她过得也很开心。

     不过接下来说出的就是辞别的话语,原计划是明晚再动身,而如今的她要提早启程。

    夫妇两人面面相觑,几次挽留未果后最终还是与她道别。伊莎的父亲提议要送她到车站,温莉接受了他的好意。

    最近的火车是傍晚十点的,而于此时,她终于也踏上了回家的路。


【7】

     她是与雪一同回到里森堡的。

    初冬已至,于夜晚的里森堡中早已难寻秋的踪迹。比起白日,夜晚也更多了几分冷意。也许是因为寒流骤降,飞雪就从这个月朗星稀的夜里悄然来临。跟随者风的脚步覆落在山谷草地,翩跹至屋檐窗棂。耳畔有风声扑棱扑棱的响个不停,也有飞雪刮擦过脸颊带来几分略带湿润的凉意。一边是多年未见雪的欣喜,一边则是想早点回去的迫切心情。

 落雪的夜里,天空中有云的踪影。不知何处的云渐渐挡住了月影。凌晨之际的时候,四周漆黑一片。

    还真是...

    本想快点回来好去迎接爱德,可此时她却成了迷了路的那人。温莉有些焦躁的不停踱步,期待那片黑云早点过去好让她能寻到前路的踪迹。不算大的雪阻挡不了她前行的脚步,但也让衣衫单薄的她倍感寒冷。眼睫上也有了雪落之时带来的湿润凉意,顿时是一片模糊不清。

     

    可眼前模糊的却不再是伸手不见五指的夜,取而代之的则是微弱灯火的踪迹。她擦了擦眼前的雪迹,向那片昏黄的方向望去。

     是洛克贝尔机械店的位置

    火光微弱,在雪地之上一闪一闪的跳跃着。执灯的人在此时总是很有玩心,那一簇小小的昏黄围着她四处闪动,但最终总是会回到这里。低下头来顺着灯火的踪迹,一步一步向前走去。再抬起头来时,家就在眼前,一片灯火通明。

    

     而望向二楼阳台的方向,她要等待的人,早已站在那里。

    他一手扶栏一手执灯,也许是长途奔波后的疲累导致他的脸上布满困倦,但是温莉知道,他望向自己的双眼中依旧满是笑意。一时间她想到了好多事情,想到多年前执灯等待他们的特丽莎阿姨,想到之后笨拙效仿想用这种方式告诉他们家之所在的自己,想到了他们之间每一个相逢或是离别的日子。想到这几年来自己所有思念的心情。而这一切在此时都随着不知何时悄然落下的泪水模糊在这一片温暖的昏黄里。

      毕竟,有灯的地方,才是有家人等待的家啊。

      

   不知为何,前日里伊莎对自己说过的话又浮现在耳边,在脱离了那些浪漫幻想与英雄故事之后,此时此刻所真切存在着的爱德华.艾尔利克,只是属于她的最普通不过的掌灯少年罢了。

     可这样的全部,也只属于她。

            

                                     ——Fin  

                                             橘芮 2015/9/23


 


23 Sep 2015
 
评论(2)
 
热度(40)
  1. Niar_Yu八梨卖瓜 转载了此文字
© 八梨卖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