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文】lost(n)

.....現在已經只能被稱作"沒頭沒尾的殘篇"了
存個檔,也算是我寫過段龍...(喂)

You are everything ,I am still waiting.
一阵静默
日比野紧握着手机,长时间通话后带着些许温度的手机硌在掌心,而龙崎郁夫此刻的话语给她带来了一身寒意。她面色苍白,嘴唇翕动了几下可最终却依旧什么都没有说出。
最后的离去是落荒而逃,终是无法给出答复的日比野转身向后,踉跄几步之后慌乱逃离。从病房到医院外的距离并不长,可行走这短短两层楼的路程却几乎用尽了她全部的力气。在医院门口,她疯了一般的大声呼叫着计程车。声嘶力竭的大喊让路人们纷纷向此侧目,医院前台的工作人员们也纷纷跑出善意提醒这位情绪失控的小姐在医院附近请不要大声喧哗。
许久过后,日比野无力的跪坐在了医院门前的台阶上。松开紧攥许久的右手,手机顺着台阶滚了下去。可她却只是面无表情呆愣着坐在那里,久而久之低下头来,看着右手苍白发青的指尖以及被手机硌出红痕的掌心。
几个医院工作人员面面相窥,终是不明白这个年轻的女士到底遇到什么事情,看着她渐渐稳定下来,最后也选择了悄无声息的离去。
真是糟透了啊。
无力低头用手掩住双目,才发现自己早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流了满面的泪水。双手抱膝,把自己蜷成一团,她开始忍不住的小声啜泣。
还在短短几天前,刚刚得知郁夫的苏醒时,她还在欣喜万分的觉得这一定是老天听到了自己的祈祷,他们终于不用再眼睁睁的看着友人的渐行渐远,也不用再进行什么漫长的等待。甚至美月还在期待有一天他们可以继续共事,心照不宣的继续之前的生活。
虽然前路艰难,但是时间终会治愈一些伤痛,他们还有机会一起继续前行。
可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她所有的期待都成为了近乎于泡影一般的存在。段野龙哉这个名字是郁夫永远过不去的关坎,也是其他人的心结。
如果知道了事情的全部真相,没有人会得知郁夫会作出什么样的事来。
上天给予了龙崎郁夫这一次重生的机会,没有人想让他去回忆起那些曾经,可也没有人不知道龙崎郁夫他不可能会选择忘记。
他们尊重郁夫的选择,可在此时没有人能做到站在他面前,面对龙崎郁夫充满疑惑与求知的眼睛去冷静的去阐述那些痛苦黑暗的复仇,言说段野龙哉已经死亡的事实。
至少她没有这个勇气。
天色渐晚,空旷无人的医院前广场内渐渐有了寒意,日比野无力起身,回头望了一眼龙崎病房所在处,那里的灯暗着,可能已经睡了吧。虽然把现在的他一个人丢下日比野有点不放心,可她更没有勇气回头去见他。随手叫了一辆计程车回了警署,这一天虽然不太圆满却也算是度过了。
其他的问题…等明日再说吧。

此时是夜晚七点,日比野昏昏沉沉的离开了医院。她没有看到身后台阶上不断震动的手机以及上面一闪一闪的呼吸灯。不知道此时的蝶野警署正在疯一般的打着她的电话。

蝶野刚刚接到医院的电话,前来查房的小护士发现了原本龙崎郁夫所在的空无一人的病房,在众人都没注意的时候,他早已经不知在什么时候离开了医院。

蝶野和橘等人正对于龙崎郁夫的失踪焦头烂额之时,警署内也是一片混乱,傍晚时分,突然有不速之客前来警署,我孙子会下段野组,前少当家助理深夜突然来访。会客厅里面的小警察们面面相觑,不知此人来意。

14 Sep 2015
 
评论(2)
 
热度(4)
© 八梨卖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