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艾】《我依然爱你》

 

 

起床摸个鱼

※算来是第一篇完结的利艾【。

※三次元真人真事梗改编。

※逻辑混乱,自说自话。

※流水账,没营养,OOC。

 

 

爱尔敏现在的感觉不太好。

刚刚被奴役着做完一个劳心劳力的大实验,凌晨三点,饥肠辘辘的他好不容易从实验室中走了出来。准备买点东西充当宵夜之后回宿舍睡上个三天三夜。正当他在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寿司店内苦苦纠结着是选择三文鱼口味还是鱼子酱口味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

凌晨三点的店内非常安静,手机铃声把昏昏欲睡的店员和为数不多的顾客都惊的浑身一凛。爱尔敏对着店员抱歉一笑,把手机拿了出来。

“艾伦来电”。

“都这个时候了怎么还不睡觉…”爱尔敏一边奇怪向来作息健康的好友为何熬夜不睡,一边接通了电话。

刚刚接通那边的声音就噼里啪啦的响了起来,电话那端好友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慌乱,不停的嗫嚅着说些什么爱尔敏也没太听清,不过对方的反常还是让爱尔敏稍稍的警觉了起来。

“艾伦,你在哪里?”

“大街上…我能去找你吗?”

“…当然。”

 

之后场景切换到现在。

爱尔敏正襟危坐,他的面前是堆叠如山的空盘子以及它们的制造者——他青梅竹马的好友艾伦。此时的艾伦吃的狼吞虎咽全无形象。正恶狠狠的拿着一块可怜的三文鱼寿司就着一大坨芥末酱试图把它们一同塞到嘴中。是的,一大坨芥末酱。在爱尔敏眼中那绿色看起来很是触目惊心。

这种吃法与其说是为了充饥,更不如说是为了泄愤。

最后一盘寿司也被艾伦扫荡完了。此时的他正在直勾勾的看着爱尔敏。不知道是因为伤心事还是单纯是芥末的刺激。艾伦的眼眶红红的,脸上尽是尚未干透的泪痕。

“还吃吗……”爱尔敏试探着问了问艾伦。

天知道现在的他多想从对方口中得到一个否定的答案。

但还是不出爱尔敏所料,艾伦先是愣了一下,之后恶狠狠的点了点头。

……

欲哭无泪的爱尔敏招招手叫来了服务生,胡乱的指了两样就把他赶走了。

“好了艾伦,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看着已经平静些许的艾伦,爱尔敏试探性的问道。

“利威尔先生和别人跑了。”艾伦继续盯着爱尔敏,蹦出几个关键性字眼,之后转过身去伸长手臂去够邻桌的芥末酱罐。继续与新的寿司做斗争。

爱尔敏的第一反应是心中不断为自己点蜡,他刚刚还在想怎么才能用一种比较委婉的方式争取让利威尔报销这顿夜宵呢。

不过他很快的调整了自己的不良心理,认真的一边听着艾伦含糊又断断续续的陈述,一边飞快的整理出了整件事情经过:

 

是这个样子的——

 

月黑风高夜,起床捉奸时。

由于工作原因,利威尔被派出国公干一星期。于是他年轻的恋人艾伦只能一个人守在空荡荡的家中。已经孤零零的苦等他五天的艾伦终于在昨晚成功失眠。翻来覆去睡不着的他于今日凌晨,也就是刚刚,给利威尔打了个电话。

算来那边应该是晚十点左右。利威尔先生应该还没有睡。那么就打个电话祝他晚安好了。这样想着,艾伦拿起手机输入了那一串早已烂熟于心的手机号码。

无法拨通。艾伦愣了一下,之后试着输入了之前利威尔给过自己的酒店座机号码。

这回拨通了,是利威尔接通的。

“哪位。”

不知是否因为是越洋电话的原因,感觉线路并不好。听筒中总是有沙沙的响声。从那段传来的声音略显倦怠,听起来好像刚刚睡醒。平日里清冷的声线如今在艾伦听来略显沙哑。不过这点微小的差别半点没有影响到艾伦时隔多日重新听到恋人声音的欣喜。他清了清喉咙,对着话筒回答道。

“是我,利威尔先生。”不知为何艾伦觉得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异常激动。

“怎么还不睡。”听筒里传来的声音听起来微微不悦。

欸?是生气了吗?

艾伦刚想开口为自己辩解两句,突然听到听筒那段传来了另一个人模糊的声音。听得艾伦耳中“嗡”的一声。

“别…别碰那里…利威尔先生…恩……”

是一个少年的声音,艾伦听不太清,和着少年暧昧而又断续的语句,艾伦恍恍惚惚的觉得还有另一个男人的粗重喘息。

艾伦拿着手机的手瞬间僵住。

“利…利威尔先生?!”艾伦试着对着手机喊了一声。听筒中的利威尔好像对他说了些什么,不过艾伦没有听清。等他再反应过来这一切的时候,自己早已经下意识的挂断了电话。

艾伦无力的放下手机,呆坐了好久。

之后就有了爱尔敏接到的那个电话。

 

听完了艾伦断断续续的叙述。爱尔敏一时有点不知所措。

直觉告诉他这其中应该有误会,毕竟作为长期强制性被迫观察他们秀恩爱的专业户。他怎么也不相信前不久还在众人面前直接或者间接不停放闪光弹的二人在短短分别一周内就能出现如此大的感情裂痕。利威尔并不是会随意找床伴的人,而爱尔敏也并不相信他会瞒着艾伦找别的情人。

这之间一定有什么误会,恩。爱尔敏在心里重复强调了一遍。

 

“恩…艾伦。”爱尔敏组织了一下语言发问。“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他记得在过去的某次夜谈中艾伦曾经提到过这个问题,隐约觉得在艾伦的设想中利威尔挺惨的。

艾伦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

无论是在与利威尔交往前还是交往后。艾伦之前每每提到这个话题的时候他都会毫不犹豫的在言语上把背叛自己的恋人虐上个十万八千遍,同时信誓旦旦的表明此种情形一旦发生,那么他一定会亲自把奸夫淫妇推上刑场拔刀斩立决。当时其目光之犀利其言语之狠毒与平日里艾伦在大家心目中树立的天使形象真是大相径庭。

每当讨论到这样的话题是,目睹他激烈反应的人都会十分震惊。二人交往后,虽然大家都清楚在战斗力上艾伦并非能敌得过利威尔,不过每当想起当初艾伦的激烈反应时,却依旧还都会不约而同的在心中给那个 “背叛者”疯狂点蜡。

 

但是当事情真正发生的时候,艾伦却变得犹豫了起来。并非犹豫他是否要原谅背叛的恋人。如果对方的心思已经不在自己身上,那他自然不会做挽留。不过若说是否一定要做的像当初说的那样。艾伦却真的…犹豫了。

毕竟在说出那些话的时候,这种事情还没有发生过。换句话说,一切的一切都不过是对未来那看似不可能出现的情况的畅想。虽然放出过狠话,不过如果利威尔真的不再喜欢自己了,那么造成今天的局面,艾伦却一时无法说出,问题到底出自何处。

他自己,真的就没有丝毫问题吗?

即使从始至今他一直都坚定自己对利威尔的爱,从敬仰到爱慕,从单恋到在一起,二人之间发展的太过顺利却导致艾伦总是会隐隐的有一种“这一切都不真实”的感觉。无论是性别,年龄,社会地位,价值观念,还是其他一切的一切,在二人之间总是充斥着各种各样的问题与考验。

根本不可能的二人最终走在了一起…这也许就是个错误吧。

很多之前在脑海中一闪而过的念头,如今却又纷纷涌现了出来。

他并不是一个黏人的恋人,也少有给利威尔带来困扰的时候。

不对,也许自己的存在就是给他带来的最大的困扰呢?

自己并不知道怎么做一个合格的恋人,甚至不知道他喜欢什么样子的人。

也许利威尔先生他…

早就厌烦了这样的自己吧。

 

“总之…你先冷静。”爱尔敏的话语打断了艾伦的思绪。“利威尔哪天回来?”

“明天晚上。”艾伦无精打采的回答道。他已经有预感接下来的一天都不会好过。

“恩…事情还不是没有回旋的余地。我建议一切都等利威尔回来再说。还有这件事情你先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尤其是三笠。”爱尔敏面色严肃的看着艾伦

“我知道…”试想了一下自家青梅竹马知道这件事之后的样子…艾伦不禁打了个寒颤。

“恩…那就先这样吧。你还是赶快回家休息一下吧。”

爱尔敏本想为利威尔辩解几句,表明自己的立场观点——这是一场误会。但话到嘴边时他又生生咽了回去。

如果这不是误会,那报了希望的艾伦岂不会更加难过。

即使是旁观二人许久的他,在某些事情上也不敢太过确定。

 

爱尔敏实在困得不行,想赶快找张床补觉。浑浑噩噩中他好像又想到了些什么,急忙补充道:“如果艾伦你实在不想回去,那就在我家住一段,等利威尔回来再决定吧。”

艾伦随口哼哼了两声,算是接受了爱尔敏的这个提议。

 

据事后爱尔敏回忆,艾伦那一天看起来真是糟透了。

也许是因为彻夜未眠的原因,艾伦整个一天看起来都昏昏沉沉的。稀里糊涂的听完了课便匆匆赶回爱尔敏的家中,半路上还差点撞倒了三笠。三笠看到他的样子后好像在后面对着他喊了些什么。不过艾伦一句也没有听清。

躺在爱尔敏的床上,艾伦不经意间瞥了一眼窗外,天气很好,晴空万里。可透过玻璃看到的湛蓝天空却只让他感到一阵阵的眩晕。

利威尔先生那里的天气也这么好吗?虽然隔着两小时的时差和几个国家的距离,不过他…就快回来了。

 

如果没有昨天的那通电话,现在的自己一定非常开心。

“算了吧。”想到这里他又立刻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已经发生的事情还假设什么如果,何况…就算没有那通电话,这样那样的问题还是迟早会暴露。

 

他闭上眼睛,开始想象利威尔那位情人的样子。

年纪也许和自己差不多,但是性格一定比自己沉稳。

利威尔先生应该喜欢成熟稳重的人,而不是像自己这样只有一腔热血的愣头青,就像让说的那样急着送死的笨蛋。

应该很能干,无论是厨艺还是家务都能够得心应手。

也许是一个和利威尔先生一样有洁癖的人,这样才能符合他超高的清洁标准。是一个有着好厨艺的人,这样才能照顾他并不好的肠胃。

一定很优秀,能在各个方面给予他帮助,不似自己一般初出茅庐,什么事情都需要利威尔先生的指导。

也许…不,是一定。床技一定比自己好很多。恩…不像自己一样做了这么多次还是什么都不会把一切弄得一塌糊涂。

艾伦觉得电话里传来的那个声音,比自己的好听多了。

 

总之,是一个能得心应手的照顾他,而不是时刻需要被他照顾的人

是一个能让他依靠,而不总是需要依靠他的人。

是一个比自己好太多的伴侣。

 

这样的人,比自己更适合站在他身边。

 

艾伦有点沮丧。

在这段恋情中,他根本就没有他人看来的那么信心满满。而遭遇这样的事情,更是将原本就摇摇欲坠的他打击的溃不成军。

 

想了很多很多,甚至有那么一时一刻艾伦都已经完全放弃打算给这位”利威尔真正喜欢的人”退位让贤了。不过最后一丝神智还是把他拉了回来。

总之还是不甘心,很不甘心。

自己明明那么喜欢他…

可对方也一定很喜欢他吧,毕竟是那么优秀的人……

感觉接着想下去不会有什么好结果。艾伦终于放弃了思考,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已是深夜,自己已经被爱尔敏盖上了被子,而这位友人早已经侧身沉沉睡去。睡醒后的艾伦感觉头脑清醒了不少,顺手摸出口袋里被自己冷落了一天的手机,想看一看现在是几点钟。

 

解锁后率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串串的未读短信与未接来电。

艾伦愣了一下,突然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把手机设置成了静音模式。

所以才没听到吧。

他正在犹豫要不要回拨一个,突然屏幕又亮了起来。

 

Levi 来电

 

本想接通的艾伦手一抖不小心挂断了。

挂断后艾伦看着桌面上的一百余个(加一)未接来电和七十来条未读短信,突然感觉脊背一阵发凉。

他先是愣了一会儿,之后把手机狠狠的扔到了远处,手机摔在地板上发出啪嗒的一声。险些把熟睡的爱尔敏惊醒。

“反正错在他先!”

艾伦自暴自弃的这样想着,关上灯继续睡觉。

 

艾伦是被一阵阵敲门声吵醒的。

不,那不是敲,根本就是踢,或者砸,本来就脆弱不堪的公寓房门现在已经是摇摇欲坠,正在腹诽到底是谁家三更半夜有人来砸门,同时被敲门声吵醒的爱尔敏首先反应过来。

——这可怜的正在被轰炸的房门的主人正是他。

爱尔敏踉踉跄跄的跑到门前开门,艾伦也向外望去,无意中瞥到几个小时前被自己泄愤摔到地上的手机还顽强的存活着,有人孜孜不倦的往里面打着电话,黑暗中的手机发出了幽幽的绿光。

艾伦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头顶闪过两个大字

——完了。

 

爱尔敏把门打开,一低头就看到了比自己略矮的男人凶狠的眼神。

立刻,他的头顶也闪过了如上同样的两个大字。

 

“阿诺德,艾伦他是不是在你这里?”

男人的眼眶泛青,看起来已经很久没有休息,艾伦说过利威尔应该是今天晚上的飞机,那这样看来可能他是特地提前赶了回来。

本应该义正言辞隐瞒好友去处的爱尔敏突然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正在犹豫是从实招来还是誓死抵抗。没想到利威尔直接把他推开,走进了房间。

“不要——!”

爱尔敏下意识的意识到会有什么惨剧发生,跟着利威尔一路小跑回了房间。不过他还是晚了一步,当推开房间门的时候,床上的艾伦已经被逼到了房间角落,利威尔的手拄着墙角,用腿死死的抵住艾伦不让他动。

“小鬼,快点跟我回去。”也许是因为终于找到了艾伦,利威尔看起来不像刚刚那么阴沉,不过顽强抵抗的艾伦还是让他的语气听起来十分不悦。

“才不要!你明明都….”艾伦气极想反驳他,却一时语塞。

“我怎么了?”利威尔感觉很奇怪。右手扣上艾伦的手腕,想要把他往外拖。

“和我回去。”

艾伦终于找到了突破口,不再受利威尔禁锢的上半身向前倾去,想到这两天发生的事情,他真是气极了,把原本的那些犹豫纠结都扔到了一边。之后狠狠的咬住了利威尔的肩膀。

他咬的十分用力,利威尔肩膀上渗出的血珠在爱尔敏看来真是触目惊心。

“啧。”利威尔吃痛皱了皱眉,但手上的力气一点都没放松。继续把艾伦向外拖去。

“呜…”艾伦一边咬着利威尔的肩膀,一般发出意味不明的哀鸣。

 

爱尔敏在远处看着,心中给他们都点了蜡烛。

 

 

一路拖拖拽拽也不知走了多远,艾伦终于咬的牙根酸痛松了口,坐在大街上大口大口的喘气。

“说吧,为什么不接我电话?”利威尔甩了甩被艾伦咬了一路的肩膀,看起来略微烦躁。

“我……”艾伦混乱的神智突然清楚了起来。是不是如果一旦问出,那他们之间就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快说。”

“那天….我打电话给你的时候你和谁在一起?”艾伦终于忍不住还是开口问了

“韩吉”没想到他这样的发问,利威尔愣了一下。“怎么了?”

“韩吉?”可那个声音…艾伦有点发懵。是利威尔到现在还在骗自己,还是他听错了那是韩吉的声音而不是什么别的少年【这样更恐怖】

不对,才不会记错,那是个男孩子的声音,艾伦现在脑海中死循环的全都是那个声音。

“你到底在说什么?”利威尔愣了一下,他觉得有点莫名其妙。

“我说,那天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还有另外一个声音,而且你们在…”艾伦不再吭声,别过头去不看利威尔

“…….”利威尔没有说话。

默认了?艾伦愣了一下,感觉有点略微的…失望

“能不能让我见见他…”艾伦低下头,小声对利威尔请求道。

——还是好想知道,自己到底输给了什么样的人。

“在干什么?”利威尔没有理会他的问话。转过来反问艾伦。

艾伦抬起头来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简直觉得忍无可忍。

 “干什么你还不知道么!”艾伦对利威尔怒吼道,但是话音刚落。他突然发觉刚刚利威尔的语气,不再像刚刚那么焦虑和烦躁。而还带着一点轻快的笑意。

艾伦觉得他这个态度真的是太不诚恳了,顿时气得浑身发抖。

“你说的是这个吧。”利威尔按了几下手机调出了一个音频,把声音放到最大。

“恩…利威尔…别,别碰那里。恩…唔恩….别..别出去.”

手机的音质不错,录的很清晰,外放声音很大,空无一人的大街上现在能清楚的听见少年的呻吟声和各种噼啪的淫靡水声。

“对….”艾伦点了点头。他当时听到的就是这个。不…不对。艾伦愤怒的对上利威尔玩味的笑容

“你竟然还有脸录下来?!”

还没听清?利威尔把声音又调大了一格,放到艾伦耳边:

“这回呢,听清楚了?”

艾伦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气绝身亡了。

不,不对。他突然好像意识到了什么。

无论怎么说利威尔这也太泰然自若的淡定了吧,而且这个声音听起来怎么…

怎么觉得和自己有点像啊!

艾伦这回真的要倒下去了,他瘫坐在地上,懊丧的低下了头。

利威尔俯下身来,把手机放到艾伦的手中。

那个音频上面赫然写着“3月30日,书房,艾伦生日。”

 

艾伦现在已经完全没有力气追究为什么这种东西会被他录下来,为什么要把时间地点人物标的那么清楚这类的问题了----【难道这种东西不应该生而作为乱码而存在么?】

 

真是…丢死人了…

 

“不接电话,就是因为这个?”利威尔把手机抢过,在他眼前晃了晃。

艾伦无力的点了点头。

“当初在酒店挂我电话也是因为这个?”利威尔又晃了晃手机。

当初是自己先挂了电话?艾伦有点恍惚,不过当时太混乱他也自己也记不清了。

他又无力的点了点头。

“以为我出去找了别人?这两天没少纠结这件事吧。一边觉得自己很火大一边觉得应该主动抽身离开?所以才不回家住在阿诺德这里?”利威尔脑补了一下艾伦这样那样的内心剧场。

都说中了。艾伦没有垂着头一声不吭。

“知道真相了?”无比难得的,利威尔的语气听起来真的是十分愉快。

也是…这回自己真的是…蠢到家了吧。

艾伦选择用沉默为自己保留最后的尊严。

 

手腕又被用力扣上,利威尔继续把他向前拖去。艾伦才看到前面不远处就是利威尔的车。

“让我自己走!”这种被半拖半拽的感觉十分不好,他表示抗议。

 

“还是不相信的话,我们回家再录一次,你自己对比一下。”利威尔泰然自若。

“…喂!”

利威尔突然转过身来,一只手依旧死死的扣着艾伦的手腕,另一只手拥着他,与他交换了一个吻。

虽然只是浅尝辄止的浅浅触碰,却让许久未见到他切因为某种胡乱猜忌担惊受怕了好几天的艾伦感到莫名的安心。

男人低沉好听的嗓音在他的耳畔环绕着,抓着他的手轻轻抚上艾伦他自己的脸颊。

“要见的话,回去就好好看看自己的样子吧。”

他这样说道。

 

之后的路程艾伦乖了不少。

 

把艾伦放进了副驾驶,心情大好的利威尔打开车门准备回家。

准备无视掉自己的愚蠢行为,艾伦不停的变换着其他话题试图赶快让利威尔忘记自己这两天的事迹。

“利威尔先生…不应该是今天晚上的飞机吗?”艾伦小心翼翼的问道

“看你一直不接电话于是扔了韩吉自己先回来了。”利威尔又恢复到了面无表情的样子,驾驶车向自己家开去。

艾伦觉得有点感动,想来电话不通他找自己也应该找的很辛苦.

“我…我能上去和爱尔敏说一声吗.一直麻烦他很抱歉…”艾伦努力的想办法,今天先不和利威尔回去。他隐隐觉得回去后一定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发短信就好了,或者明天我领你去。当然前提是明天你还能下床。”对方说的面不改色心不跳。

“…我今天没有听课,晚上要努力学习。”开始耍赖。

“那种事情以后再说,先回去录音。”

“……”

“肩膀还疼吗?”艾伦有点难过的看了他一眼,他深知刚刚自己下口不轻。

“想补偿我的话就快点回去录音。或者视频?”利威尔看起来一点疼痛的感觉都没有,并友好的给出了具有创造性的新提议。

 

“……”

艾伦觉得他一定是咬的太轻了,一定是。

 

 

                                                            ——END

【剧情补档】

 

“怎么还不睡。”算了算时差,那边应该已经是凌晨,艾伦打来的这通电话让利威尔觉得有些不悦。

“我…”对方刚想辩解什么,利威尔就听到身后传来了意味不明的声响。

“我一会儿给你打过去。”利威尔说完便草草的挂掉了电话,回身一脚向韩吉踹去.

韩吉迅速关上了音频,但没有躲开利威尔的攻击。

“喔~”韩吉发出了愉悦的呻吟声。“没想到你竟然这么饥渴啊手机里还有这种东西~喔喔小艾伦他知道吗?”

利威尔不再理会他,抢过手机给艾伦回拨。

但无论如何都是忙音.

                                                        

                                                 

【后记】

呜哇哇终于也算完结一篇了好开心!

总觉得写的有点混乱,感觉这样的傻白甜(?)风格自己非常不擅长的样子QAQ

(也完全不知道自己擅长什么)

还有就是,本文献给一个三次元的好朋友。这是发生在她身上的一件真人真事的改编。

虽然已经几乎完全看不出和原始事件有什么关系了【。

不过还想说的是,无论是故事外还是故事中,结局都还是一样。

【无论怎样,我都还是依然爱你。】

 

(^U^)ノ~

                                                                  Ray_芮 


24 Aug 2014
 
评论(1)
 
热度(45)
  1. 莫桑阿克曼八梨卖瓜 转载了此文字
© 八梨卖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