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怜】流光作提灯(4)

娱乐圈/交响情人梦paro

前文:1 2 3

后传论坛体:《花城真的会吹箫吗》

短小,明天继续。

Chapter 4

谢怜声音不大,很快被城市傍晚的喧闹盖过,却也足以让对面的三郎听清。被叫做“花城”的青年没有否认,随即摘下半透光的黑色墨镜。

这人有一双罕见的异色瞳,右眼处是琉璃般晶莹透亮的红。谢怜原来听别人说过,他这只眼睛好像是有某种罕见病症,不能长时间接触强光,戴上隐形眼镜更是会一直眼泪横流。

到底是听谁说的,谢怜也记不太清了。两年来桥上人来人往,六百多个晨昏更迭间,他听过太多不属于自己的故事。或许只是某个花城的狂热粉丝,恰好站在自己面前说了许多。

偏偏他还于不经意间记得清清楚楚。

“快戴上快戴上。”谢怜被他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后知后觉地想起如果自己方才说话的声音再大一点,这座桥估计就会迅速被眼前人的小粉丝彻底淹没。谢怜都快忘了自己刚刚拒绝了这位大明星,下意识向前一步行,抬手就要帮他戴上眼镜。

……

那副特制的眼镜还被花城拿在手里,这人显然没料到眼前人突然的举动,半僵着动作把眼镜塞到谢怜手中。广告灯箱的昏黄灯线映上花城的脸,染出一点薄红,倒让那人昳丽夺目的面容显得乖巧了许多。

谢怜也是一愣,他都说不清自己下意识中到底干出了些什么。那副眼镜被花城戴了一整天,沾染了这人的体温,不知为何竟有些烫手。谢怜脑海中一片空白,机械地单手帮他把眼镜重新戴好。距离拉近的一瞬间,他甚至能听到花城略快的心跳声。

“……哥哥。”

经他这么一闹,两人间方才的尴尬氛围反倒消散了不少。花城对他笑笑,环视一圈萧条寒冷的天桥,终究忍不住叹了口气。

“实在不行的话,去坐一会儿可以吗?”花城算是妥协半步。


最终谢怜还是选择跟着花城离开了天桥,反正他晚上无事,待在桥上也只不过是打扰来往的小情侣——自从有次他装钱的小碗被小偷抢走后,他就再也没有在晚上开过工。

回去的一路上花城走得七拐八拐,就算是在热闹喧嚣的西二环,他硬是开辟出了一条无人光临的寂静道路。傍晚七点还不算晚,可他们走过之处竟是一片悄然无声。谢怜不禁诧异,这要是他存心想拒绝,花城到底凭什么觉得自己能乖乖地和他来这里。

虽然他也是无依无靠漂泊不定,就算存了十万颗有意提防的心,也是想不出自己有什么可以被骗的。谢怜自以为猜出了这一日陪伴背后的真实用意,虽然能狠下心来拒绝,却终究贪恋这样的一日限定。每当自己走得稍稍慢了点,花城就会慌张回头,然后放缓脚步等他继续往前走。

有人陪伴的感觉太过美好,谢怜终究舍不得结束。


目的地是一栋墙漆斑驳的三层土楼,街头涂鸦和奇怪的青苔覆上大半墙面,楼体拆迁改造的封条粘了一层又一层,花城却视若无睹,将它轻松揭过。

“进来吧,哥哥。”

他驾轻就熟地用钥匙捅开锈迹斑斑的锁孔,谢怜看得心惊胆战,总觉得好像在做什么违法乱纪的勾当。一句“等下我还要往回走”在嘴边转了三圈,最后还是败在了花城又黏又软的小眼神里。这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墨镜又摘了下来,偏偏只要看着他的眼睛,谢怜就没有缘由地心尖酸软,拒绝的话音都开始变得有气无力。

好吧,好吧。

他就这样莫名其妙又顺理成章地一步步走进眼前人铺设好的陷阱里。花城刚进门站在玄关前就扔给他一句“哥哥把这里当自己家就可以”,可随后前前后后忙来忙去的那个却是他。谢怜捧着花城给他的一杯茶,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在不算大的房间中来来回回转悠不停。那种微妙的不和谐感一直萦绕在心头。谢怜说不上为什么,却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

谢怜并不追星,也从不接触娱乐圈,但他也多少听过花城的名字。以他这种级别的偶像来说,眼下地方可谓太过寒酸。但要说只是寒酸也不尽然,所有的家具都是新的,就算是通过风,那种浅淡的油木味道还是挥之不去。就好像是他为了自己的到来,专门找了个合适的住处,又专门营造了眼前的一切。

谢怜被自己这种自恋想法吓了一跳,他抬头望了一眼花城,看到这人正站在厨房里忙来忙去。他三两步凑到花城面前,看他熟练地在厨房中忙来忙去。显然不像是第一天开火做饭,可旁边的炊具却都还是全新的。

“哥哥等一等,马上就好。”意识到谢怜的到来,花城急忙回了个头。“番茄炒蛋喜欢吃甜口还是咸口?能吃海鲜吗,喜欢虾还是螃蟹?清蒸可以吗?”

一连串问句砸得谢怜头晕目转。这可不是能用“礼遇”这种词来形容的级别了,他一时没了主意,只能讷讷点头,一切听三郎的就好。

“不用太麻烦,我吃什么都好的……”谢怜受宠若惊,可看着花城的样子,又被迫咽下了最后的那半句。

其实他本来想说,吃碗泡面就可以的。

-TBC-




06 Dec 2018
 
评论(8)
 
热度(170)
© 八梨卖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