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怜】第一千零一个愿望

#活到现代,流水账一日游。


《第一千零一个愿望》

京城开发旅游项目,连带着买了附近林区的几块地,太苍山作为赏枫胜地迅速被挖出,不过太苍山道阻路远,山上保护林区众多不便开发。最为吊诡的是,每当有人试图上山,总会走着走着迷了路,晕头转向间,不知不觉又走到了山脚下来。

一来二去,再唯利是图的商人,也知道这片山林有神明护佑,不敢轻举妄动。

再然后,为了方便招揽游客,太苍山脚处就建了个公园。

红衣鬼王和破烂仙人的民间传说,不知道又被开发商从哪本破破烂烂的黄色小册子中翻了出来。公园中心迅速建了个许愿池,开园刚不过几天,池内碧波倒影间,已是满满一片璀璨银光。


许愿池上雕了只石头王八,被常年匍匐在太苍山下河道里的王八精附了魂。这小王八本是看着附近风水好,想修炼讨个巧,谁料刚美滋滋睡了两觉,就被满池的钱币和祈愿吓花了眼。

王八精二话没说,拿着小兜装着硬币,连夜上了山。


仙人与鬼王成婚已有千年,两人早已不常住太苍山,因而也不太清楚山下发生的这桩桩件件。直到有一天太子殿下惊觉山上花树花期将至,突发奇想捏了个诀,带着太子妃回山赏花去了。

可能是在读法诀时不小心瓢了嘴,降落时谢怜不偏不倚地跌到了花树顶上。当年随手种下的小树时至今日已有千岁高龄。谢怜纵身一跃,树冠微颤几下,同时抖下一树繁花。

他稳稳跌进花城怀中,过了许久,才从一旁气若游丝的抽气声中,于一地落花间,瞧见一只吓得不敢动的小王八。

小王八大气不敢出一声。他才修炼不过百年,哪瞧见过这般阵仗。何况鬼王此刻眉尖上挑,眼底尽是好事被打搅的不满。只需低头这么轻轻一睨,王八精就已被吓到腿软。

它已经在这里等了好几天,原本又困又饿,被花城这么有意无意间一吓,顿时精神了不少。小王八解下身上的布兜,抖了两下,叮叮当当的硬币和竹签顿时散了满地。

“太子殿下,请请请,请您务必一定要收下啊!!!”


小王八跑得实在快,还没等谢怜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把自己蜷缩成团,骨碌碌地滚下了山。

“他这是怕什么呀。”

谢怜回头看了一眼某位心虚的鬼王,在后者的尴尬笑声中选择不再和幼稚鬼计较,他蹲下身来,展开王八精留下的小布兜,仔细端详了一阵祈愿用的竹签。

五花八门,应有尽有。

正经的如替高考祈福,祝家人身体康健;不正经的如望儿媳早点生个大胖儿子,咒前男友早死,最出格的一个是“久闻太子殿下容貌昳丽,望能托梦而来一亲芳泽。”这可把谢怜吓了一跳,险些把竹签扔了出去。

“这怎么不去找风信?”

花城的声音从身后悠悠传来,谢怜被吓了一跳,后知后觉反应过来,竹签上的内容被身旁人看了过去。他面上一红,急忙把那更不正经的几张翻了个面,然后专心看花城用法力把那一摞硬币散至半空,在月光下飞舞出螺旋状的图案。


“一,二,三……九十九……一百二十八……二百九十九,三百……诶?”

三百六十枚民间通用的一元硬币依次飞到谢怜眼前,其中有一枚不太一样的,一闪而过间镂空花纹中折显出月下枫林和通明道观的一隅风景。

谢怜把这枚硬币抓了出来,朝着月光端详一阵,对着上面的卡通兔子头呆望出神。

“……这是什么?”


几枚游客浑水摸鱼投在池中的游戏币,在第一时间迅速吸引了小道长的注意力。花城大概介绍了下“游乐园”究竟是什么,果不其然,在第一时刻收获了自家哥哥殷切又期盼的小眼神。

花总天凉王破家大业大,有的是一百种方法带谢怜包场玩。想法还没从嘴边冒出来,就被谢怜用眼神严厉制止了去。

于是第二天一大清早,扎着高马尾的红衣青年就带着他的小哥哥,早早站在游乐园外开始排队。谢怜早已习惯早起,何况这种出游本就让他兴奋不已。只需一杯热腾腾的珍珠奶茶,就能让武神雷打不动站在游乐园前站上两个小时,驱寒全凭一身正气。

期间还收获了前排后排一大票小姑娘的偷偷注目和窃窃私语。对于她们到底在说什么,花城原本兴致缺缺,可他旁边的那位就显然不是那么自在。

少女叽叽喳喳的声音夹杂着暧昧语义一个劲地往耳朵里钻,谢怜终究不太习惯这些,埋在围巾下的脸不知不觉就红了大片。可愈发变红的一点耳尖还是很快出卖了他。这些细微变化自然逃不过花城的眼睛,没过多久那人的手就溜进了谢怜的大衣口袋里,缠上谢怜的指尖开始不停打架。

“三郎!”

谢怜忍无可忍,抬头看了身旁人一眼,脸上的围巾随即滑落,露出一片不似被风吹至绯红的好颜色。他有意叫这小坏蛋在人前收敛点,却终是不忍心把身旁人冰冷的手掌从衣兜中赶出去。

“哥哥有奶茶可以喝,三郎却没有。这边好冷的。”

分明是他自己刚刚不要一起买,现在反倒又来指控自己好狠的心。谢怜好气又好笑,匆忙把转温的奶茶和吸管戳进花城那张喋喋不休的坏嘴里。甜腻温热的液体猝不及防盈满口腔,花城呛了一口,再回头时,谢怜大半张脸已经埋在了小狐狸书包的口袋里,手忙脚乱地不知在翻找什么。

手机,纸巾,耳机线和大白兔奶糖缠成一团,花城好像还看到了两个可疑的锡箔小片,鬼王受宠若惊,还没来得及就这个小发现继续发问,谢怜的叹气声随即从耳畔传来。

“钱包,落在家里了……”

卖烤地瓜的小车很快就走了,谢怜只能捧着一口袋丁零当啷的一元硬币,对着未散去的地瓜香气闻瓜兴叹。


因为早上二人走得太过匆忙,鬼王的黑卡和厚厚一沓红钞票,全都落在了皇极观。

游乐园刚刚开园,小神仙雀跃不已,甚至舍不得分出一时片刻来缩地千里回趟家拿个钱包。他大有想靠兜里这三百块过上一整天的意思。花城对此倒也没有疑义,由着谢怜拉着自己四处兜兜转转,看看海盗船,再瞧瞧旋转蜂蜜罐。

这大概是鬼王有史以来最为捉襟见肘的一场约会——资金只有三百块。每个游戏设施前都是人群黑压压一片,谢怜抬起头,看到不远处飞驰而过的过山车,活了几千年的小哥哥凭着最后的一点矜持没有立刻冲上前去,可眼中分明只写着两个大字“想玩。”

“三郎,我们……”

鬼王破天荒地没有跟在谢怜身后做小尾巴,站在半米开外的路旁不知道在做什么。埋在人群中的谢怜一眼望去,看到花城正在把不一样的那枚小兔硬币往一个奇怪的方盒子里塞。

“三郎!”

谢怜亦步亦趋跟过去,还没等问他究竟在做什么,手心处就传来一阵毛茸茸的触感。谢怜低头一看,通体雪白的毛茸茸小兔布偶,正安静躺在自己的手心。而眼前的那台机器里,总共堆了大概三十多只一模一样的白兔布偶。

虽然不太好意思承认,但看起来只有十七岁的千岁老人简直快要看直了眼睛。

“这,这是什么?”


小兔硬币已经换了手中的布偶兔,谢怜恋恋不舍地三步一回望,终于等来了花城的一句“哥哥要不要自己试一次”。

小神仙还以为自己的小心思揣得好好,矜持点头的同时甚至没察觉到花城掩不住的上扬嘴角。兜里的一枚枚硬币变作与许愿池里一模一样的小兔子游戏币,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种完全不诚心的祈愿倒是歪打正着地投其所好——毕竟神仙也爱玩娃娃机。

刚刚那只小兔子可以和家里的狐狸玩偶放在一起,谢怜心想。狐狸是谢怜自己用布缝的,早已记不清是花城哪一年的生辰礼。丑狐狸的脸上有两道疤,是谢怜不小心纳错的针脚;耳朵尖是红的,是谢怜不小心扎破了手。最后的成品简直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偏偏花城喜欢得紧,非得把它摆在床头处,不可谓不是公开处刑。

小神仙把一切安排得明明白白,可一转头,就在另一台娃娃机里发现了几只更大的狐狸。


“哥哥,哥哥?”

“……啊?”

等谢怜回过神来时,都不知道花城已经唤了自己多久。

读秒结束,娃娃机的爪子自动落下,狐狸的尾巴尖被紧紧嵌住。笑得眯起眼睛的红狐狸升至半空,在洞口处被拉着扭了扭屁股,紧接着又弹回原地,无事发生。

……

第五十二次的怡情小赌,依旧以惨败告终。

“三郎啊……”

谢怜无奈叹气,眼神半嗔半怨,显然有想把这事往旁人身上一推了之的架势。

“不该打扰哥哥,我的错。”

这人承认得倒比谁都快,眼睛笑得弯起,倒有几分神似娃娃机里那只和谢怜过不去的狐狸。这看起来显得更没诚意了。谢怜本想说点什么,可再想想刚刚花城轻松抓上来的那只白兔,他终究是面上一红,什么都说不出口。

下一秒那人的气息陡然接近,谢怜下意识抬起头,冰凉的吻印至唇角,又于下一秒迅速撤离。

摩肩接踵的游乐园里,没有人注意到这两人的小动作,挡在娃娃机前的高挑少年只不过是低了一下头,再退至一旁时,只剩谢怜的一点绯红耳尖悄悄记录下刚刚一瞬间的亲密碰触。花城变戏法般又拿出一枚小兔游戏币,然后将它放进谢怜手掌心。

“一个不识趣的铁盒子而已,哥哥不用介意。”他脸上依旧笑眯眯。

“不过,哥哥要不要再试一次?”


半人高的超大狐狸最终还是落进了小神仙的怀里。他一路拖着这只巨大布偶,别别扭扭地和身旁人分食一个冰淇淋——是节约资金的需要,花城说得义正言辞,脸上表情沉痛,倒真像是害怕哪里委屈了哥哥。

最后计划通,收获了一连串小鸡啄米般的没关系。

硬币少了六分之一还是一片沉甸甸,可谢怜步伐却越来越轻,由着硬币在大衣口袋里撞出一片叮当声音。

过山车是一定要坐的,一次不够还要第二次。没有心跳的鬼王显然不太能理解这种游乐项目的乐趣所在——在高空下坠的片刻间,他的脸色明显比之前又苍白上了几分。扎紧的高马尾四处乱甩,径直糊上他的眼睛。一旁的谢怜笑个不停,温热掌心自然而然地覆上花城手背,他悄悄凑近,在呼啸风声中对着花城大喊没关系。

“山——囊——害怕的话我们就——”

剩下的话全都淹没在突如其来的失重感和人群的尖叫声里。花城害怕他呛风岔气,急忙腾出手来捂紧他的嘴。明明也于云端之上御剑乘风过成千上万次,可浅尝到这一点人间烟火气,谢怜还是兴奋到不行。浸染上一层喜悦的风将他的脸熏染得滚烫,暖融融的温度传至花城指尖,让他都于瞬间心动。

云霄飞车急转直下,心脏再次漏跳一拍。


硬币叮叮当当落进设施口的小钱罐里,正午将至,花车表演附近的摩天轮悠悠开转。

在糖果铺前讨价还价的谢怜抬起头来,二十块钱只换了巴掌大的小棉花糖,皇极观里的破烂仙人忍不住感叹太苍山下的飞涨物价。不过反观另一旁,花城拿去玩套圈游戏的二十枚硬币,又换了一堆不知道是什么的稀奇古怪。

套圈铺和糖果铺的老板是同一位,一时间鼻子都快要气歪。

——想从鬼王身上讨出便宜来,这难度可谓是不一般。


兜里硬币又少了大半,可等他们登上摩天轮时,可谓是赚得盆满钵满。小狐狸书包和小狐狸玩偶都沉甸甸的。它们并排坐在对面,谢怜和花城挤在同一排。

于逼仄的密闭空间里,重新黏在一起可谓顺理成章。谢怜完全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又抱在一起亲个不停的。在摩天轮升至顶点时,他迷瞪着睁开眼,刚想着凑上前去加深这个吻,眼角突然睨见太苍山角一丛郁郁青青。

他怔了片刻,还未来得及合拢的齿关被身旁人驾轻就熟地撬开,于一片湿黏水声中,谢怜再也无暇去顾及其他的事情。他眼前逐渐蒙上一层水雾,小声推拒几声后彻底失了主意。甚至忘了拒绝身旁坏花那双不断往下滑的手。只需在雪白臀尖处揉捏几下,他就不由自主地化成一滩水,剩下的只有几句模糊的求饶话音。

——伴随着一声重响,车舱随即落回原地。机械式的女音还在热烈欢迎他们下次光临。谢怜猛然抬头,望着对面和身旁三只大小不一的红狐狸。如梦初醒间,他简直快要烧起来。

三郎!!!


他这点如梦初醒般的羞耻心,直到暮色渐深,两人坐在游乐园的店里吃火锅时还没完全消下去。谢怜盯着鸳鸯锅里迟迟不开的猪肚鸡汤,终究按捺不住,伸了一筷子到花城那边滚至沸腾的牛油锅里。唇角刚碰到筷子尖,舌头到喉咙就跟着烧了一片。平时最喜欢的小油条早就没了味道。这人被辣的眼泪汪汪,近乎是瞬间从座位上弹了起来,还不忘嘶声阻止花城用指尖催动法力往杯中点水的动作。停停停停停,那么多人都看着呢!!!不许不许,绝对不许!


鉴于十七岁的小神仙在结账时笑得实在乖巧,晚餐结束时店员还给他们打了折——学生折扣价,忘了带证件不要紧,下次注意,下次注意。


等到这场兵荒马乱的晚餐终于结束,两人终于从火锅店中走出时,月亮早已经升得老高。游乐园却依旧热闹不减。谢怜喉咙里还是一片火辣辣的疼,就算骗了无数句没有诚意的道歉和轻吻也无济于事。口袋里的硬币已经所剩无几,手心都能将它们焐出温度来。谢怜大概掂了掂,然后在花城的要求下,把它们交付到身旁人的手心里。

“要省着一点哦。”勤俭节约的一家之主对着最后的一点口粮钱长吁短叹。园中一半的设施他还都没来得及逛,估计也要等到下次了。

然后下一秒,一个冰凉物事靠了上来。谢怜吓了一跳,后知后觉偏头一看,花城不知从哪里变出来一厅可乐,正紧紧贴在他脸颊上。

”只剩最后一枚硬币了。”

花城有些无奈,把那最后的一元钱重新交还给谢怜,身旁人眼角处的喜悦于同一时间尽收眼底。

——谢怜单方面宣布,自动贩卖机是21世纪最神奇的发明,建议推广整个上天庭。


兜兜转转走到游乐园中心时,许愿池前还零星有人在投币,谢怜走近一看,水池底又是一连片的银灿灿倒影。

他不缺这点祈愿,更不缺这点香火钱,可不知为何又发自内心地感到满足,甚至忍不住笑弯了眼睛。休园前的喷泉表演开始进行,可乐罐的第一抹泡沫同时飞溅起。在一片甜腻味道间,游园一日的快乐小神仙稍稍踮起脚来,亲了亲身旁人的嘴角。

背在后面的手悄悄一挥,最后的那枚硬币打了个旋,又重新落回了许愿池里。


-Fin-








27 Nov 2018
 
评论(21)
 
热度(312)
© 八梨卖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