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怜】流光作提灯(8)

前文:1 2 3 4 5 6 7

后传论坛体:《花城真的会吹箫吗》

明天搬家(?

Chapter 7

谢怜僵在原地。

两日来他一直很想问这个问题,却又总是被各种突发状况打岔到另一边去。原本在天桥上时,他以为这人是在做什么综艺节目——当红影星天街一日行,和流浪汉称兄道弟。

倒是个不错的噱头,说不定在谢怜注意不到的地方,镁光灯和摄像机早就对准了他。没有台本的表演秀里,自己扮好可怜人的形象,还能赚得观众的两句唏嘘叹息。

听起来怪不舒服的。

可后来谢怜又觉得,如果真是这样,那这段故事,他排得也太过入戏。

“……我不知道。”...

12 Dec 2018

【花怜】流光作提灯(7)

前文:1 2 3 4 5 6

后传论坛体:《花城真的会吹箫吗》

我保证小怜马上搬家(???

Chapter 7

寒潮来袭,一日间气温骤降十几度。给自己放了小长假的花老板无处可去,就在小房子里窝了一天。期间棉被毛毯厚拖鞋全副武装,找不到虹吸咖啡壶,花城退而求其次,给自己烧了壶热水。

老房子没有空调,集体供暖也在线路末梢,花城摸了摸半温不热的地砖,忍不住又向窗外天桥的方向看了一眼。

被指认出来后,他已经没理由再继续赖在天桥上不走,可也忍不住期盼谢怜能尽早回来。屋里都已经这么冷,更何况是外面。花城放下水杯,走到窗边打开窗户,任由呼啸冷风砸...

10 Dec 2018

【花怜】流光作提灯(6)

前文:1 2 3 4 5

后传论坛体:《花城真的会吹箫吗》


Chapter 6

常年露宿在外的生活早就让谢怜形成了早起的习惯。毕竟天桥广告牌下就是震动带。每天凌晨五点装修大卡车成群结队的来,轰声巨响在耳畔炸开,只需一秒就能把他从黑甜软梦中带离。熹微晨光照在天桥上,多少有些晃眼。冷风打在脸上把迷迷糊糊的他彻底吹醒,还能再顺便把心浇个冰凉透顶。

不过这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等谢怜真正习惯了这种生活时,他甚至已经不再做梦,闭上眼睛也只有一望无尽的漆黑,和窥不见光的未来。


谢怜再睁开眼时大概是早上六点,不过这回吵醒他的不再是大卡车。老房子年久失修...

09 Dec 2018

【花怜】生生不息(6)

(星际ABO,含双性生子要素)1 2 3 4 5

Chapter 6:

标记后,第二天

(干啊我折腾了一个小时4GWiFi热点切换怎么都打不开电脑lof发这个链接,还以为lof又tm出毛病了,最后才发现是因为连了回国的Wi披恩被限速🙄.....)


08 Dec 2018

每当看到评论有人说什么“小怜好惨”我就特别愧疚,不知所措,觉得自己好过分,看起来像是有什么虐怜爱好一样(不我没有

作提灯(吹箫)这个系列以后还是会很穷奢极欲的,这可是娱乐圈pa啊(滚)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谢小怜冲鸭!

08 Dec 2018

【花怜】流光作提灯(5)

娱乐圈/交响情人梦paro

前文:1 2 3 4

后传论坛体:《花城真的会吹箫吗》

接昨天,其实应该合一起 :(

Chapter 5

番茄炒蛋最终还是做成了甜口的,谢怜其实是第一次吃,但却喜欢得紧。当然他不知道在做饭的过程中花城回头偷看了他多少次,看他一颗又一颗地剥开客厅桌上的大白兔和水果软糖。包装纸逐渐积成小山,花城看他吃得两腮鼓鼓,忍不住偷笑出声。

趁蒸螃蟹的空档,花城还烤了两个焦糖布丁。顶端的小兔子跟着花城端盘子的动作摇摇晃晃,眼看着像要和焦糖淋面一起滴落下来。

“先吃晚饭再吃这个。”盛着小兔子布丁的小胡萝卜盘被拖到另一边,谢怜想故作...

08 Dec 2018

【花怜】流光作提灯(4)

娱乐圈/交响情人梦paro

前文:1 2 3

后传论坛体:《花城真的会吹箫吗》

短小,明天继续。

Chapter 4

谢怜声音不大,很快被城市傍晚的喧闹盖过,却也足以让对面的三郎听清。被叫做“花城”的青年没有否认,随即摘下半透光的黑色墨镜。

这人有一双罕见的异色瞳,右眼处是琉璃般晶莹透亮的红。谢怜原来听别人说过,他这只眼睛好像是有某种罕见病症,不能长时间接触强光,戴上隐形眼镜更是会一直眼泪横流。

到底是听谁说的,谢怜也记不太清了。两年来桥上人来人往,六百多个晨昏更迭间,他听过太多不属于自己的故事。或许只是某个花城的狂热粉丝,恰好站在自己面前说了许多。

偏偏他...

06 Dec 2018

【花怜】流光作提灯(3)

娱乐圈/交响情人梦paro

前文:1 2

后传论坛体:《花城真的会吹箫吗》

Chapter 3

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

随处可见的儿歌,被用碗沿敲出来倒是多了几分别样的稚趣。谢怜不知不觉间跟着哼了两声,直到花城放下瓷筷,清脆的敲击声戛然而止,青年抬起头来,笑吟吟地看着自己。

“雕虫小技,让哥哥看笑话了。

这人笑得看起来毫无诚意,谢怜面上一红,总有种被调戏的错觉。

说来他高中时做过一段兼职,就是教初中部的小朋友们用钢琴弹《小星星》。他对键盘乐了解甚少,视奏能力也一般,不过倒也能即兴在音乐课上弹出两曲,如今想来倒也是有趣的回忆。

他站在冷风里,笑着叹了口气...

04 Dec 2018

【花怜】流光作提灯(2)

娱乐圈/交响情人梦paro

前文:1

后传论坛体:《花城真的会吹箫吗》

Chapter 2

这名字怎么听都是个假名,不过谢怜倒也不在意。他“旅居此地”以来,桥上人群来来往往川流不息,好不容易有人停下来,能陪他说上几句话,还送了他份烫嘴的早餐。

至于他姓字名谁,又哪里算得上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啊,三郎啊。”

谢怜重复了一遍,有意无意中给他名字那两个字加了个重音,听起来倒开始显得有几分意味深长。谢怜后知后觉意识到这可能有些不礼貌,可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三郎”反倒成了在一旁慌张解释起的那个。

“三郎自小眼睛就不太好,爸妈很早就走了,也没说留下个大名什么的。我排老三,身旁人就一直这...

02 Dec 2018

【花怜】流光作提灯(1)

娱乐圈PA(?

是这个论坛体的正文部分➡️花城真的会吹箫吗

不会很长,要是变得很长就是我又玩脱了。

Chapter 1

“大白菜,一块钱五斤,白萝卜,八毛钱三斤。秋菜秋菜,过冬必备,新鲜的秋菜!”

“让一让让一让,别他妈在这儿挡路,城管呢!怎么还不来!”

卖秋菜的卡车司机和拉广告牌的吊车司机在天桥下推推搡搡,这点动静吵醒了正在天桥上小睡的谢怜,也成功吸引了排队买菜的大妈。京骂粤语上海话混在一起,还夹杂着几句谢怜听不太懂的闽南话。

总之都不是什么好词就是了。

十一月的京城已经入了冬,迎面吹来的风像是一把把刀子,扎人得很。谢怜哆嗦了一下,左手在军大衣兜里摸索了一阵,颤颤巍巍掏出一管...

01 Dec 2018
1 2 3 4 5 6 7
© 八梨卖瓜 | Powered by LOFTER